中文站 
搜索
看资讯 查产品 查展会
首页 / 文章详情
BSM CHEMICAL IMPORT & EXPORT CO.,LTD.

对话中国有机种植基地:投入品信任危机蔓延,有机种植者的自救和破局之路

来自话题:#本站观察员
2022-07-25
qrcode

世界农化网中文网报道: 据最新的来自有机农业研究所FiBL和国际有机农业运动联合会IFOAM报道,哪怕是在疫情的背景下,全球有机市场在2020年创下历史新高。中国有机食品的消费市场正在以每年25%的速度增长,有机种植面积三年增长了10%,2020年中国有机作物种植面积达到243.5万公顷(数据来自由中国市场监管总局发布的《中国有机产业发展报告(2021)》),位居全球第五。


有机种植运动发起于欧洲,如今美国有机市场的分额最大,而中国是一个相对而言的新兴市场,中国拥有如此大面积的有机种植土地,以及日益增长的对健康的关注、消费力和消费意愿,AgroPages世界农化网希望通过和有机种植领域的参与者沟通交流,来观察中国有机种植市场上面临的种植挑战、对待有机投入品的态度、行业发展机遇和困境、粮食危机的大背景等,从而为有机种植者发声。深圳成武金石蔬菜基地植保经理、苏垦农发宝应湖农场有限公司有机稻负责人、有机农场主四川玖农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民间组织有机同盟会主席,受邀参与访谈。


消费水平提高、对食品安全问题反思,以及生态农人的″情怀″是中国有机种植市场主要驱动因素


有机种植面积呈现出来的快速增长,一方面是因为有机消费的人群不断扩大,随着消费者收入水平的提高和对食品安全问题的不断关注客观上催生了需求扩大;另一方面中国国家政策在生产端的引导,倡导″绿水金山就是金山银山″和″绿色发展″。四川玖农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方永兵从有机种植产业的生产端和消费端分析道,上下两端两厢促进,极大的促进和扩大了有机种植面积。


image.png


目前拥有160亩有机水稻、30多亩有机蔬菜农场的方永兵最早并非从事农业生产,他是从2012年作为一个城市青年投入到有机种植。方永兵观察到目前从事有机种植的还是以有情怀的城市青年居多,而传统农业种植者反而是第二批进入该领域的。2009年和2014年分别有两批人推动了有机市场:2009年前后,第一波受到鼓舞和进行反思的城市青年投身于有机种植,他们受到公益组织和环保机构影响,以及关注到频频爆出如三聚氰胺奶粉等事件,他们开始了对食品安全问题的反思;2014年后更多人跨越到此行业,这些新玩家的职业背景也更多样化,有到受到环保机构和受教育程度更高的生态农人引导的传统农人转型过渡到有机种植;有在别的行业企业董事长为了圆梦田园情结而来的,他们没有盈利的诉求;还有看着常规产品和生态产品价格差,为谋求很大利润而来的玩家,他们纯粹是商业考量而进入有机行业,大部分坚持不了多久就″阵亡″了。


image.png


市场乱相企业和农场该如何自救?


新玩家的加入一方面推动了有机种植市场,另一方面也埋下了混乱的种子。同样的感受苏垦农发宝应湖农场有限公司有机稻技术负责人郭盼也有,他感觉前几年有机种植甚至比这几年还要″热闹″,由于近年来的市场上有机农产品以假乱真,打消了一部分消费者的积极性,也让这个市场迎来了许些降温。提到有机市场鱼龙混杂的不仅仅是方永兵和郭盼,非盈利组织有机同盟会会长晁代玮告诉世界农化网,据《中国有机产业发展报告(2021)》共有94家认证机构经批准开展有机产品认证活动,共有1.4万家企业获得有机产品认证证书2.27万张。消费者为什么不信任了?


image.png


″不信任″不仅仅存在于终端有机农产品消费者对种植过程的信心缺失,还有有机农场主对各类号称取得有机认证的农业投入品抱有怀疑。晁代玮组织的有机同盟会有会员300多人,以有机生态小型农场为主,平均一亩地约供应30个家庭,会员们的农场规模大多面积在几十亩的规模,小型农场从事有机种植甚至比农药化肥型农业生产更加靠天吃饭,往往一场虫害就颗粒无收。


方永兵自己并不排斥使用生物农药和生物肥料等有机投入品,只要能解决切实存在的虫害等问题。但为何有众多种植者非常排斥使用投入品呢?所有受访者都提到了生物农药为追求效果,添加化学成分,或者生产商使用更有隐蔽性的助剂。有机肥的发酵原料比较糟糕,诸如成本极低的城市排污、商品化养殖的猪粪和鸡粪等不适合有机种植的原料,种植者更多是不敢用。如何选择和判断有机的生物农药生物肥料等投入品,小型种植户只能通过网上少有的信息查证,最终在自家农场用了一季才察觉到受骗,这一年的种植也就毁了。拥有全国多个大型有机蔬菜基地的企业深圳成武金石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由于早年受骗造成较大的损失,对投入品的把控相当严格,任何或将进入其生产环节的投入品都会被送去专业的实验室进行检测,其每年花费的检测费金额之大也是普通有机种植者难以承受的,这样严格的把控也无形中形成了其有机蔬菜的竞争力。



也正是看到了种植者面临的困境,少数几家服务于有机种植的经销商企业不仅会提供给基地采购详尽的证书等文件资料,其中包括,有机认证证书和每一批次产品的农残检测报告。由于中国的认证机构并不公布获得认证的有机投入品供应商,晁代玮表达了对世界农化网年度《有机种植》专题杂志的期望,客观推荐获得有机认证的投入品解决方案,经多方考察值得信任的供应商企业,让种植者用得放心,用得有效。


与其相信有机认证,另外有部分小型的种植农场和农产品采购商更相信自己的企业标准。有些农场实行比有机种植更高、更极致的标准,比如″自然农法(Natural farming)″、″朴门(Permaculture)″、″德米特农法(Demeter)″等流派。这些流派的种植标准尚未有相应的认证标准,所以这些农场更注重自身的″清誉″和品牌,通过开展科普和沙龙活动提高消费者的认知。在产业链中,大型跨国公司采购农产品会按照其企业标准来要求种植基地,郭盼所在的国有企业江苏农垦与亨氏牌米粉合作,供应500亩有机水稻。亨氏的监管也十分严格,每隔几天就会派人来农场监管,此外还布置了电子监控,通过摄像头来监控农场的打药施肥。


image.png


有机种植过程中农业技术挑战


2020年中国的有机谷物的生产面积最大,为115.4万公顷,占比47.5%,其中水稻有29.8万公顷。江苏农垦宝应湖农场有3500亩有机水稻田,每年可生产约1050吨有机水稻。在管理种植有机水稻的过程中,郭盼遇到最大的问题是营养补充不足。有机种植水稻更应从农药安全、食品安全角度考虑,如果品质和产量角度看和普通生产水稻相差较大,其农场生产出来的有机水稻品相(有虫孔)、口感都没法与普通水稻相比,而且产量相对低。有机水稻产量低的原因是氮素补充不足而导致的米粒成长得不充分,只有60%的出米率。满足常规水稻生产的营养,需要施用尿素25kg/亩,而有机生产每亩施用有机肥500kg,氮含量只有5%。


另外一个困扰郭盼的是除草。众所周知水稻杂草长得极具迷惑性,哪怕是多年种水稻的老手也很难区分杂草和稻苗,郭盼所在的基地人工除草的成本高达1000元/亩。加之农村劳动力老龄化严重,其农场所在村常驻人口3000人,以60-70岁以上为主,难以找到合适的人干农事,用老年人也面临着极大的安全风险。相对于除草和用工,水稻虫害却并严重,由于有机肥用的多,生态相对较好,基本不用生物农药(而且生物农药成本高,如果全面使用成本将会在500-600元/亩);加之施肥少氮元素摄入少的问题,作物相对比较黄,病虫害相对来说也比较少,害虫一般是盯着长势喜人的作物。


杂草问题对方永兵来说也是其从事有机种植十几年来无法解决的。种植水果可以利用防草布,而蔬菜种植面对的是多种多样的蔬菜品种,无法用同一种方式管理杂草。比如叶脉发散大的蔬菜,管理方式是早期帮助其形成竞争优势,而如果是直立生长的蔬菜,无法隔绝杂草光效作用,产出就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在面对杂草问题的时候,大型有机种植公司有其特有的方式。深圳成武金石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的植保经理张振海表示,公司在全国5个区域有15个农场,平均日产能70吨有机蔬菜。其基地选址遵循″躲着雨水,追着太阳,温度适宜″原则,其基地选在宁夏、甘肃等地,这些地方有饱和的光照,作物生长得更健康;相对干旱少雨也避免了大量的人工除草;种植时间选在避开病虫害高发期。有机蔬菜的种植过程中,主要依赖生物农药预防虫害,每年开发使用的生物农药品类逐年增多,从19年的21种到21年的31种,但目前没有可用的控制病害的杀菌剂,张振海表示。


image.png


有机肥是具有前景的有机投入品


小型农场可通过堆肥实现农场的自给自足,然而堆肥的技术要求高,晁代玮解释道:″堆肥需要对有机废弃物原料、温度、杂草、微生物等因子严格控制,这并不是一学就能学会的。″规模较大的农场,农场内部自己发酵制作的肥料数量并不能满足需求,就需要外购。农场中有机肥的用量巨大,此外中国现在种植和养殖的分开,种植者无法获得肥源,因此如果必须对商品有机肥有所规范和监管到位,″有机肥绝对是具有较大的市场前景″,方永兵说。


问及有什么要通过世界农化网对投入品生产商提出产品开发意见时,郭盼希望可以找到提高有机肥中的氮元素含量,或者提高氮元素利用率产品。


生态环境养好了,有机种植产量不比用化学农药种植的产量低


世界农化网在杂志出版之前,结合当下的地缘冲突,国际粮食价格飙升等现状收集了读者的一些反馈,读者非常关心这些问题对有机种植产生的影响。四位受访人均表示粮食危机对有机种植的影响并不大,中国有18亿亩耕地,有机耕地面积很小,且满足高端消费市场。面对近期网络上给出现的租地困难,将原本种经济作物的农田改种粮食作物等等现象,张振海表示租不到地的情况更多存在在普通农业,而有机种植公司能出更高的地租,这不会是个麻烦。方永兵也强调了因地制宜合理规划,兼顾食品安全、主粮安全,兼顾经济作物的经济效益,应该可以达成一个很好的平衡。


自有机种植发展以来,一直都有有机种植产量低的争议。张振海表示叶菜产量与常规农业相比并不低;果菜生长周期长,病虫害时间积累久,较容易出问题,导致一定量的减产。方永兵等人经过多年的探索,发现有机种植减产是一个阶段性的过程,第一年从常规的农药化肥农业转换有机种植方式,会带来极大的减产,最低只会有30%产量。而随着土壤改良,生物多样性的提升,生态平衡构建达到比较好的状态,慢慢回升至50%的产量,再到70%。目前已经有农场达到100%,有机种植可以达成不减产的状态。


AgroPages世界农化网 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版权!

TIDE GROUP
收藏 打印
邮件分享

0/1200

0/1200

相关文章推荐换一换

    热搜产品

    本站观察员本站观察员

    「话题介绍」:无论是侵淫行业多年的老鸟,还是入职几年的新人,我们都希望输出有价值的观察和独立的思想,与业界同仁碰撞交流。

    热门文章
    查看更多
    产品名称:
    公司名称:
    产品简介:
    链接地址:

    农化热榜换一换

    订阅 评论

    订阅 

    订阅Email: *
    姓名:
    手机号码: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微信“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