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站 
搜索
看资讯 查产品 查展会
首页 / 文章详情
BSM CHEMICAL IMPORT & EXPORT CO.,LTD.

开一扇窗看世界——读头部特肥企业年报

2022-09-20
qrcode

世界农化网中文网报道:


编者按新冠全球大流行是人类社会面临最大的″不确定性″,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倒下,随之而来的是,各行各业都在面临更多的不确定性。农业种植主要受到天气、农业投入成本、农产品价格和生物技术发展等因素的综合影响,本文撰写期间正值国内南方地区气温高达40多摄氏度,欧洲遭遇严重干旱,欧盟约47%土地处于警戒状态,17%的土地进入最严重的″干旱警戒″(alert)状态。继新冠之后,又一全球疫情猴痘席卷而来打乱供应链体系;受地缘政治影响,能源成本增加,传导到投入品端就是价格大跌大涨。


特种肥料虽然在传统合成化肥中占比仍然不高,但随着农业种植的专业化程度提高、全球不断气候危机的加剧,特肥可以更精确地应用在植物发展的各个关键时期,为作物生长提供最合适的营养。因此,其应用已经从专注于特殊作物(如水果蔬菜、温室和家庭园艺),扩大到了更广泛的大田作物。在中国,生物刺激素按肥料登记,其市场增长迅速,现已成为肥料领域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观察头部特肥和生物刺激素企业将在这个不确定的时代,给该领域的从业者、农资渠道商、企业级种植者一个窗口,看到他们在代理和使用的产品、合作的企业总部的发展思路,以便他们及时应对不确定性或坚持或调整其运营策略。本文基于全球市场上头部特肥和生物刺激素企业的年报、企业相关管理者提供的信息和数据,分析整理出2021年各大特肥企业的运营情况和发展思路。


特肥主要指能够提高效率的肥料,包含控释肥(通过化学和生物因素使肥料中的养分释放速率变慢,以精确地释放营养物质)、缓释肥(通过外表包膜的方式把水溶性肥料包在膜内使氮和钾营养物质缓慢释放)、液体肥料(又称流体肥料,一般均以氮、磷、钾三大营养元素或者其中一种之一为主,或还常常包括许多微量营养元素的液体剂,配合灌溉系统和除草剂等施用)、全水溶性肥料(能够完全溶解于水的多元素复合型肥料)和叶面喷施肥。据估计,2020年至2025年,特种肥料市场的CAGR增长率为5%-7%(Luclntel,2021),速度快于传统肥料市场。农民使用特肥,以满足特定作物、各种土壤类型和气候变化的需要,实现更有效、更精准的施肥,并最大限度地提高产量和作物品质。


宏观环境提供增长计划


对特肥的认知和应用技术逐渐成熟,以及政策等宏观环境的推动,拓宽了特肥未来的销售市场:


•监管压力和环境发展趋势。环境相关的法规一定程度上在限制营养物质的使用,这导致人们转向更有效的作物营养产品,如控释缓释肥、水溶性肥料或生物刺激剂。比如,在中国″2020化肥零增长″政策下,中国推广了新的施肥技术,包括使用控释肥料等施肥举措。欧盟的硝酸盐法令,旨在限制供水中可能存在的硝酸盐含量,而特肥中的一些品类可优化作物的氮利用率,从而降低硝酸盐水平。欧盟还宣布了一项在2022年7月生效的新的化肥法规,以求发展更循环的经济,并促进创新解决方案(生物刺激剂)的发展和实施,同时也对提高化肥全球安全具有战略意义。欧盟还宣布了一项″从农场到餐桌″战略,提出了几个雄心勃勃的目标,其中包括减少肥料养分损失的同时保持现有土壤肥力,要求到2030年实现欧盟25%的农业用地转变为有机种植。


•提高产量和对高品质农产品的需求。这体现在需要提高肥料效率,运用针对各种作物生长的特定性肥料,以促进作物更有效的吸收养分来提高作物的产量和品质。全球各地特肥田间试验和作业施用就证明了使用新型肥料技术的优势,因此,增效肥品类在全球范围内正在迅速增长。


•种植者正在转向新型和高效的种植模式,这对特种肥料市场的增长产生重大影响。农业技术不断进步,配备像滴灌系统这样先进施肥系统的种植者在增加,这也带动了对液体肥和水溶性肥料需求的增加。市场认知的提高和宏观环境利好于市场和销售,最显著的是中国、印度和巴西的需求增长,而欧洲的增长则更为温和,同时疫情也推动了市场的需求,特肥定价强势,因此相较于研发和销售端的挑战,特肥企业主要在生产上仍面临挑战:


•需要采购原材料,由于全球供应链的挑战,生产商面临价格上涨和供应不稳定。Yara是全球最大的氮肥和氨化学品生产商,其需要从第三方获取钾肥和磷酸盐等原材料。ICL具有矿源优势,其从外部来源获得的主要原料是硝酸钾、硫酸钾、氨、氮磷钾颗粒、尿素、氢氧化钾、涂层材料、微量元素和生物刺激剂等成分。


•能源短缺促使企业优化生产,降低能耗,此外,能源价格还影响了特肥企业的产品成本,从而导致下游经销商销售乏力。氮肥和氨基酸生产企业最是能源密集,而与美国、俄罗斯氮肥企业相比,欧洲氮生产商的结构性成本劣势,直接影响了其利润率。这也是这些企业在年报中着重关注优化工厂的原因,比如先正达集团旗下瓦拉格罗为优化能源消耗,在工厂安装了工业废热发电或发电余热利用设备,特别是在干燥阶段,用来处理在反应堆的所有半成品,大大提高了工厂的生产能力。Yara的″清洁氨″计划储存生产过程中产生的二氧化碳,从而得到蓝氨;用水能、风能和太阳能代替天然气生产绿氨,不仅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还将为航运和其他能源密集型部门提供清洁燃料。


在利好环境和挑战下,且看各个企业在 2021 年的业绩表现如何:


未标题-1.jpg


雅苒(Yara)


关键词: # 减碳清洁氨   # 数字化    # 新业务模式 


雅苒是世界上最大的氮肥生产商和肥料分销商。该集团网络庞大,在全球60多个国家有200多个终端、仓库和混合工厂。上文提及,2021年欧洲和美国化肥生产商之间的结构性成本劣势有所扩大。2021年,欧洲天然气价格明显超过了美国亨利中心的涨幅,与北美、俄罗斯或中东的化肥同行相比,欧洲化肥生产商仍将处于不利地位。对雅苒来说,由于投资充足、欧洲优质的资产,与欧洲化肥企业平均水平相比,能源消耗会更低些;其次生产工厂在全球分布广泛,以及在美国、加拿大和特立尼达拥有的合资工厂可以获得低成本的天然气原料,这类灵活性的投资和合作使得能源劣势得以缓解。雅苒在2021年的利润率高达27-28亿美金(对比2020年的利润率21亿美金),反映了市场对化肥有持续而强劲的需求,雅苒保持化肥价格强劲,加上具有溢价的产品系列份额增加,也大大抵消了高原料成本和高能源成本带来的影响。


由此可见雅苒的关键战略重点之一是通过促进可持续的解决方案、增加优质产品的销售,来降低利润率差距。如氮磷钾复合肥,分化硝酸盐、硝酸钙、滴灌适用产品和Yara Vita(微量元素肥系列,其中包括叶面喷雾剂、植物生物刺激剂,以及颗粒肥涂层技术和种子处理),这些占到其2020年销售额的50%。此外,根据最新更新的战略重点,雅苒的目标是将部分销售额转移到利润率更高的在线渠道。


新商业模式的营收在2021年为1100万美金,其雄心勃勃的目标是通过新的商业模式到2025年实现3-6亿美元的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其新商业模式包括:


•新盈利模式。结合知识、数字工具和作物营养以追求新的收入模式,释放更高利润率的潜力,从而将产品与全球大宗商品价格脱钩。新的模式可以包括基于结果的商业模式、新的定价模式,如会员年费或按每公顷收费,或建立低碳、有机和有机矿物产品。


•通过数字化促进可持续发展服务、数字农学服务和农场连接服务商业化和货币化,以获得经常性收入流。


•瞄准新的地区和细分市场,在其有广泛业务的地区加快步伐,以及进入新的市场,如在欧洲着重于有机肥料。


•新的数字平台可以将销售转移到利润更高的渠道,并与零售商实现新的数字整合。在新冠肺炎期间进行的农民调查表明,人们越来越希望在网上购买,雅苒将探索直接到农场和直接到零售商的在线平台。2021年已与近2万家零售商连接起来,特别是在非洲,传统农资渠道本就不够完整,农民更能接受直接网购,另外亚洲也启动了在线平台,这年在线销售平台已实现400万的营业收入。


除了新商业模式,雅苒作为跨国公司在可持续发展上也制定了目标和积极行动,到2025年通过销售服务和新产品,如生物兴奋剂和碳农业(碳市场),产生15亿美元的收入。其在第八届世界保护农业大会上展现了气候智能作物营养概念,结合脱碳肥料、精密工具和选择正确的氮形式,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并有助于避免土壤酸化(土壤酸化对土壤健康和固碳很重要)。此外,雅苒根据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的指导方针,继续投入开发一种评估农田一氧化二氮排放的方法,它涉及一系列参数,如水平衡、氮平衡、碳平衡、气候条件和管理实践。废弃物的利用方面,雅苒在生产中使用了约55.3万吨工业副产品和废弃营养素,这些营养素主要是铵或硫酸盐、石膏和某些微量营养素,它们被制成循环肥料。



以色列化工(ICL)


关键词: # 有矿  # 巴西 


ICL的核心优势总结起来就是″有矿″以及能够充分利用天然矿产资源打造高壁垒市场。ICL的综合生产流程充分体现″价值链协同″,既能有效地将原材料转化并增值下游产品,又能利用副产物。例如,在磷酸盐中,ICL利用逆向集成,为食品工业和工业应用生产特殊的磷酸盐。与大宗商品磷酸盐相比,这类业务增长率更高、利润率高和波动性更低。又如,用死海钾肥生产的副产品生产出全球溴浓度最高的盐水,其溴基产品服务于各种行业,如电子、建筑、石油和天然气和汽车行业,约占全球产量的三分之一,这使它成为溴市场的领导者。在钾肥市场,死海钾矿供应中国、印度和巴西,且ICL是这些钾肥、缺钾肥大国最具竞争力的供应商之一。ICL在北美、欧洲和拉丁美洲的联合市场中也拥有特种磷酸盐的最大的市场份额,同时是葆力素®(硫酸钾钙镁)的唯一生产商。ICL还在其他产品线中具有领先地位,如磷基阻燃剂、欧洲的PK肥料和可溶性磷基肥料。


除了以上化工业务,ICL为特肥单独成立了一个叫做″创新农业解决方案″的业务部门,此业务部门拥有强大、高效和集成的供应链,内部能提供高质量磷酸盐和钾肥原材料,具有多地点生产能力,因此可以提供广泛的产品组合。ICL在年报中分析道,特肥市场非常多元化,很少有全球性的公司,更多的是许多小中型企业,他们比较具有区域性和本地性,大多数生产商在附近地区销售产品,而不是在全球销售。ICL可以说是全球特种化肥市场最大的参与者之一,在以色列、荷兰、比利时、西班牙、英国、巴西、美国和中国都设有生产工厂。


640 (1).png


ICL通过两项收购着重发展巴西市场,在2021年完成了对巴西特种植物营养公司Agro Fertiláqua Participações S.A和Compass Minerals Américado Sul S.A.南美植物业务部门的收购,这两笔收购使ICL一跃成为巴西领先的特肥公司,其产品线能满足巴西几乎所有重要作物,同时促进南北半球的季节性平衡。新收购获得的巴西业务这一年贡献了3.41亿美金的销售额,比收购前的销售额增长了17%。


在可持续发展方面,ICL瞄准了三个重点:节水、减碳和循环经济。节水主要品牌是H2Flo和H2Pro,通过优化作物持水能力或快速、彻底润湿土壤以降低对灌溉的需求,使作物在根区周围获得更充足的水分,同时减少土壤浸出和产品挥发所导致的营养损失。减碳同样也是ICL在2021关注的重点,该公司为农民提供了一个植物营养碳足迹优化器,允许他们比较营养计划,并在产量和环境影响之间找到平衡。该系统在使用过程中将多种参数纳入考量,如田间特征(土壤类型、有机质、pH)、环境条件、农艺操作方式、作物类型、肥料类型、应用时间和残留管理。此外,ICL还有替代蛋白质(植物性替代品)的产品,如JOHA®乳化盐,它们可以延长食品的保质期,减少食品浪费。在循环经济方面,ICL充分利用废弃物,如利用镁生产过程的副产品开发出肥料产品MagiK;另外,磷酸盐溶液部门正在整合新技术,使用二次源磷酸盐作为原始原料的替代品,从二级来源中回收磷和氮的技术路线图等。



海法(Haifa)


关键词:# 韧性  # 敏锐   # 数字化   


在植物营养领域,不得不说的另一家著名的企业便是以色列海法,该公司是一家专注于特肥的私人企业,其主要产品硝酸钾产能50万吨,全球员工约600人。海法硝酸钾专利生产工艺有别于其他硝酸钾肥生产商,它采用硝酸+氯化钾的低温液相萃取法生产硝酸钾。现阶段,疫情、地缘冲突和能源紧张等不确定性对海法供应链的影响远远大于采购和生产。


海法在原料端依托于来自死海的钾矿和内格夫沙漠的磷矿,在全球磷钾原料的涨价趋势下,也占据了相对的优势。其它外部采购的原料则来自全球,包括东欧及海法分厂和其他公司。自疫情发生以来,全球市场原料供应紧缺状况已有所凸显,俄乌冲突后尤其明显。得益于遍布世界各地的12个子公司及其多个前置仓,海法对货物分布、运输管线和市场信息高度敏锐,因而能迅速做出预案、采取措施、统筹调度将影响降到最低。例如,在原料上涨之前,海法总部要求全球各地子公司汇总硝酸钙订单,抢先在东欧工厂统一生产了一批硝酸钙。再如,根据对海运问题的准确判断,海法总部提前安排海运充盈全球库存。在工厂生产所需能源端,以色列并未受到太大影响。


原料和能源未能掣肘海法的背后,一切都有迹可循,五年前政治原因导致海法主要生产工厂被迫关停并损失了近80%的产能。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发展,以色列政府出于民众安全考虑要求海法关停位于海法湾区的北部工厂。海法随即对南部工厂进行扩产并重资兴建基础设施和技术研发中心,于2019年逐渐恢复产能,然而2020年又遇新冠疫情,所幸疫情期间海法作为重要生产企业得到以色列政府生产开工许可,生产基本未受影响。这几年的发展历程充分展现了海法的韧性。


海法中国区总经理彭渤表示:″无机植物营养已发展到一个很高的水平了。是时候更多关注应用技术方面了。因此海法现在注重的是施肥技术的引领。″在施肥田间作业中发现问题,并研发产品和技术。比如其控释肥产品Multicote,最开始是为解决农民下地不便且人力成本高的问题。控释肥可大大降低田间作业量和劳动力成本。该产品有别于缓释肥,可以做到真正的养分控制释施。并且海法具有独特的中微量元素控释肥。海法也在布局生物刺激素类产品。由于海法在南欧的几家分公司敏锐察觉到市场需求,便最先在这几个国家的工厂开始生产氨基酸、腐植酸和海藻素等生物刺激素产品,并迅速布局到其他地区,海法南欧分公司的员工也参与负责对其它地区同事的培训,真正体现了海法公司一贯秉承的敏锐创新与知识分享的精神。该公司正在重磅研发基于石榴提取的生物刺激素,石榴是以色列特产且在以色列具有宗教意义,更重要的是高温干旱是以色列气候的特点,在此逆境下生长的石榴十分具有研究价值,其植物不同组织部位对耐旱、耐高温、抗盐碱逆境的通路表达,以及石榴提取物对其他作物产生的功能,都将使这款产品在今后愈演愈烈的极端天气下起到关键作用。据悉此产品在中国正在安排田间试验。


除了实物产品外,海法也在大力开发数字农业工具以提升施肥技术。如提供施肥建议的系统NutriNet,它根据作物品种、生长周期、预计产量、灌溉方式、水量、土壤分析和天气数据,可自动生成详细的施肥方案,如根据作物不同的生长期内对大量元素、中微量元素的养分需求量,推荐相应的肥料,而且该系统是开放的,可连接非海法公司的产品。还有分析叶片的移动端工具Croptune。以色列多沙漠地带,因此大多采用滴灌的无土栽培,以色列对作物营养测定的逻辑是:″我们浇水施肥不是给土壤施肥而是给作物施肥″,以色列公司不甚看重测土施肥而更相信要让植株自己来发声。如果植物处于逆境,生长不良,哪怕土壤里有充足的养分,植物也吸收不到。因此,以色列研究的更多的是对植物叶片的分析,而Croptune正是通过智能手机拍照上传植株叶片后与系统数据进行对比,分析出植株的营养状况并提供相关施肥建议。


ROVENSA 集团


关键词: # 整合   # 有机 


ROVENSA集团是一家始于葡萄牙的农化公司,在近几年的兼并整合浪潮中也频频见到该集团的身影。到2021年,ROVENSA集团已完成对包括生物刺激素公司萃科、生物农药公司奥罗阿格瑞和生物农药公司IdaiNature在内的几家知名公司的收购和整合,现已成为全球员工1800多人,营收达4.2亿欧元的农化集团。其生物作物营养板块旗下有萃科、OGT、Rodel Flowers和SDP四家公司,提供的产品包括精准叶面肥、微生物制剂(如接种剂和细菌提取物)、助剂、生物刺激剂等作物营养产品,占整个集团营收的40%(另有40%是传统作物保护业务,20%为生物农药业务)。


ROVENSA集团生物营养板块的核心出发点是:帮助农民用更少的资源生产更多的作物。目标是通过刺激植物营养过程改善植物或植物根际的一个或多种特性:养分利用效率;对非生物胁迫的耐受性;土壤或根际限制养分的质量性状和可利用性。具体到产品来说,2021年初萃科推出了生物刺激素产品Biimore,通过甘蔗制糖的副产物糖蜜的细菌发酵生产,含有丰富的氨基酸、糖和自然发酵过程中产生并提取的初级和次级产物。该产品推荐的标准施用剂量通常比其他生物刺激剂剂量低10-40倍。萃科巴西公司开发的两种接种剂Atmo(固氮细菌:日本短根瘤菌Bradyrhizobium japonicum)和AzzoFix(固氮细菌:巴西固氮菌Azospirillum brasilense)能够使植物细胞从空气中自行固定可利用的氮。大豆施用Atmo后固氮约每公顷109~250千克,玉米施用AzzoFix后每公顷可节省20千克氮肥,平均生产力提高100%以上。氮肥生产会排放大量的二氧化碳,氮肥在土壤中分解会排放一氧化二氮,因此减少氮肥施用量,就意味着减少作物的碳足迹。


该集团在有机领域积极″办证″也是其一项重要投资,2020/2021财年结束时,已在欧洲、美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国家(农业投入品有机认证法规相对更严苛,更受国际认可)获得了717个有机认证,比上一财年增加了37%,其中52种解决方案首次在新的国家获得认证。


640 (2).png


先正达集团瓦拉格罗(Valagro)


关键词:# 节水 


瓦拉格罗是全球领先的生物刺激素公司,主要工厂8座,在全球有13家子公司,员工781人。自2020年10月被先正达集团收购纳入版图后,仍保有其品牌和独立商业运作权,先正达集团在2021财年年报中称,收购瓦拉格罗后的第一年实现″大卖″,2021年瓦拉格罗营收达1.58亿欧元(2020年1.48亿,增长6.7%)。


生物刺激素企业一般缺少特别的原料优势,因此瓦拉格罗十分重视对于原材料的研究和优化,一方面,该公司寻找和筛选原材料,以开发满足可持续农业需求的新产品;另一方面,为了从循环经济的角度改善其对环境的影响,意大利阿泰萨生产工厂对使用的原材料进行″废弃物增值″(WasteValorization:从废物、有用产品或能源中再利用、回收或堆肥的工业加工活动。从废弃物处理和填埋逐渐演变为更优化的概念废弃物增值,以尽可能高的价格将由此产生的原材料可持续地引入市场)。其核心优势在于根据所需的解决方案对每种原材料和每种活性成分进行选择并改进提取工艺,比如优化藻类提取工艺,使其更可持续,能耗更少。


大部分公司的研发逻辑通常是:找新的东西,新物质或新成分,而瓦拉格罗的研发逻辑是针对种植必需具备的资源去进行研发?比如土地资源,如果土壤肥力不够,就想方设法去提高肥料的利用率,或者不使用土壤去种植植物;如果淡水资源缺乏,就去研发可以减少农业种植中对于淡水资源需求的产品或技术。陆地上水资源无法进一步开发,就把植物种到海里。基于以上理念,瓦拉格罗已成功推出系列节水产品,在澳大利亚、中国、哥伦比亚、法国和希腊推出了生物刺激素产品TALETE(从植物中提取的生物分子,直接作用于植物生理过程);在英国推出第一款用于马铃薯的生物刺激剂Tuunns®(自然发酵过程中产生的氨基酸);另外,瓦拉格罗与意大利巴里大学合作,在地中海海底开发一种地中海特有的波希多尼亚水草(Posidonia oceanica)。



比奥齐姆(Biolchim)


关键词:# 收购   # 微生物 


比奥齐姆近期的一项重大动作便是以约6亿欧元出售给美国一家特种工程材料家族企业JM Huber Corporation。据比奥齐姆2021年公布的年报,2020年全球生物刺激素营收25亿欧元,其中有2亿欧元发生在意大利,比奥齐姆包括生物刺激素和特肥在内的全球营业额1.2亿欧元,公司员工399人,利润率23%。收购时披露的2021年销售额在1.4亿欧元,2020-2021年业务增长14%。


交易完成后,比奥齐姆中国区总经理陈乃琦告诉AgroPages世界农化网:比奥齐姆此次被收购与其他商业收购不同,意大利管理层(管理层虽然只有8%的股份,但是一直享有百分百的管理权)有选择大股东的权利,事实上,管理层背后一直都是有投资类的大股东存在,上一个股东到期后,被疫情延误了一年时间,管理层后来选中美国JM Huber Corporation(下Huber)作为其投资公司。集团CEOLeonardoValenti的目标是打造生物刺激剂全球第一品牌和集团,该美国企业和比奥齐姆当前业务在众多领域将能充分结合,有了Huber的资金实力加持,再加上Huber旗下另一家美国本土特肥公司Miller(Miller公司的助剂、植物生长调节剂和农药是比奥齐姆产品所缺的,可形成产品互补)的渠道加入,特别是美国本土和拉美的销售渠道,将对比奥齐姆的发展带来极大的促进。


在产品和研发层面,基于棘孢木霉T34菌株的生物刺激素T-34是比奥齐姆2020年重点关注的一个产品,此前它是Biocontrol TechnologiesSL的拳头产品,2018年10月,比奥齐姆旗下子公司CIFO在意大利市场进行分销。自2020年起以比奥齐姆品牌销售。另外,比奥齐姆还推出了微生物益生元新品Vhera和VheraLife,前者是基于菌根真菌和根际细菌的接种剂,后者含有植物提取物和巨藻(Macrocystis integrifolia)提取物,配方中还富含萜烯、甜菜碱等高营养素,配合Vhera使用可促进土壤中有益微生物群落的活性。2021年,比奥齐姆进一步丰富了微生物系列产品,推出了菌根和复合微生物产品MICOVAR。另外特别关注的是解决冷热逆境的产品BIO-HELPPLUS(BIO-HELP升级后的产品,内含甘氨酸甜菜碱、海藻糖和玉米素等),在不利的环境条件下改善植物代谢活动。该公司连续两年重点关注子公司ILSA利用制革行业的废弃物生产的有机肥料,并促使其销售在两年内实现显著增长。


在环境和减碳方面,该公司于2019年在危地马拉、哥伦比亚和泰国向176位农户捐树3000棵。2020年又向危地马拉和秘鲁的亚马逊森林捐赠4000棵果树(柑橘、鳄梨、雪松、酸橙、芒果等,以及桃花心木等树种),该公司希望通过捐赠各种常见或少见的果树来扩大小农户的果园,促进建立更稳定的社会结构并保护生物多样性,以改善地区经济的可持续性。


其他公司


除了上述公司之外,集团化的特肥知名企业还有如美国世多乐(Stoller)和戴商高士(De Sangosse)(由于这两家未公布年报或者可持续发展报告,无法获取更为详细的内容,在此仅作简要概述)。世多乐以螯合微量元素起家,现今在全球拥有17家子公司,1600多名员工。该公司较早布局拉美市场,其第一家子公司就是在1979年成立于巴西。近期,该公司在巴西耗时3年终于完成了MASTERfixLDualForce的登记,它是世界上第一个具有巴西固氮螺菌(Azospirillum brasilense)和慢生根瘤菌菌株(Bradyrhizobium spp.)协同作用的接种剂。在数字农业领域,2021年该公司收购了农业科技初创公司Cromai的股份,Cromai在农业计算视觉方面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农民能够根据实时信息做出管理决策,包括植物的生理健康和营养状况、植被覆盖水平、植物林分、叶温、强度以及问题和杂草的识别,该系统已经在巴西咖啡上成功应用。戴商高士是法国一家农化集团,全球范围内拥有员工930多人,年销售额3.15亿欧元。其作物营养板块有7个分公司,年营业额在1.3亿欧元,其中最出名的是法国阿格瑞植物营养公司(Agronutrition),业绩占作物营养板块的70%,在法国市场占据的份额高达25%。


640 (3).png


总结


未来,能源、水资源、气候条件都将是农业种植面临的挑战,因此在这些企业的关注和活动中,大多都是围绕着适应各种″稀缺″并能种省、种好、种多。拥抱数字化也成为全球农化企业的一个共性,化肥和特肥公司具有相对更充足的资金、人力和物力,能够提早开发并使用数字化工具。而生物刺激素企业处在一个整合或被整合的阶段,在此过程中延申到更广的领域,以解决除了作物作物营养之外的问题,即提供一整套生物解决方案,比如比奥齐姆被收购后与Humber子公司的农药业务结合;戴商高士持续在布局收购生物防治公司,2021年收购专注于碳酸氢钾和其他天然杀菌剂的英国生物防控公司;西班牙AlgaEnergy正在研究开发浮游植物作为生物农药。随着生物的、天然物质的功能在实验室或田间被不断发现并证实,将会出现越来越多的有效却意想不到的配方和组合,生物公司也将不再单兵作战,″融合″将是必然的趋势。



本文首登于AgroPages世界农化网新出版的商业杂志《2022生物制剂专刊》!

扫码下图免费下载,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640 (4).png


AgroPages世界农化网 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版权!

TIDE GROUP
收藏 打印
邮件分享

0/1200

0/1200

相关文章推荐换一换

    热搜产品

    产品名称:
    公司名称:
    产品简介:
    链接地址:

    农化热榜换一换

    订阅 评论

    订阅 

    订阅Email: *
    姓名:
    手机号码: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微信“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