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球农化市场继续保持疲软的背景下,风调雨顺的印度企业在2016-2017财年集体发力,Top 20印度榜单上的企业半数以上获得了两位数的增长,只有一家企业业绩稍有下滑,与全球农化行业2.5%的负增长相比,印度企业表现格外抢眼。

领头羊UPL以1446亿卢比(2157百万美元,按照16-17财年平均汇率换算)的农化产品销售额排名全球第十位,印度第一位。去年公司在拉美地区上市了8种新产品,在市场收缩的拉美地区取得了26%的增长,引人瞩目。公司2012-2017财年的年复合增长率为17%,实力碾压行业同期1%的年复合增长率(Source: Phillips McDougall)

落后UPL一个数量级的第二梯队继续由Gharda领衔,至第十三位的Excel,13家企业的农药销售额均在100亿卢比以上,比去年增加了4家。

第三梯队销售额介于50亿到100亿卢比之间,入榜最低销售额随着企业业绩的普遍增长水涨船高,比去年略有提升。其中,Sulphur Mills今年新加入榜单,位列第十七位。榜单最后一位由Punjab Chemicals & Crop守持,今年HPM业绩未如预期,不幸名落。

Willowood India是其中业务增长最快的企业,涨幅高达45.7%,印度本土市场及海外市场的良好表现带动了公司的生产和销量。


 
去年的印度西南季风季节风调雨顺,农业播种面积提高,粮食产量大约增长了8%,种植需求带来的农化产品量价齐涨是推动印度农化企业业绩增长的主要原因。同时,前两年连续的季风季降雨不足造成国内市场的不景气,促使企业更多的偏向于国外市场的开拓,印度企业去年的外贸业务也取得了快速增长。Willowood、Rallis、Meghmani、Heranba、Sharda、Krishi等企业均取得了10%,甚至20%以上的出口增长。

根据印度著名评级机构Care Ratings发布的报告,2016-17财年印度农化市场市值达到49亿美元,比Tata战略管理集团对去年市场44亿美元的估值,有了很大的增长。同期全球市场则连续两年出现负增长,此消彼长,印度市场的全球份额已经攀升到10%。

2017-18新财年的第一季度已经结束,作为传统意义上的淡季,受益于气象局西南季风良好预期带来的农户播种意愿的加强,第一季度农药市场上的需求大涨,但是印度政府商品和服务税(GST)的实施阻断了需求链向上游的传达。因为新税的税率更高,渠道商和分销商都赶在7月1日新税实施之前去库存化,造成企业出货未达预期。分析人士认为,GST的实施带来的不利影响短暂,GST对帮助企业构建有序高效的供应链有积极的影响。

印度气象局预测今年印度西南季风将达到50年的历史平均水平,依赖于气候的印度农药行业前景仍旧看好,今年行业的增长率有望达到10%,国内市场的增长将达到8%左右,出口将增长15%左右。更长远的来看,去年开始的一系列印度农药及农业方面多项政策的变化将对印度农药行业产生积极深远的影响:

登记政策变更 助力“印度制造”
印度总理莫迪2014年上任提出“印度制造”(Make in India)计划。涉及到农药产业,鼓励在印度国内生产农药,研发出高质量的农药,实现自力更生。“印度制造”计划为国内农药的生产,特别是原药的生产提供了宽松的政策环境。

响应“印度制造”计划,2017年1月,印度农业与农民福利部(DAC&FW)就农药的“印度制造”向印度登记委员会提交议案。印度登记委员会于5月19日修订农药登记进口政策,对农药原药生产(TIM)、进口登记都进行了限制,而首当其冲的是中国农药供应商。

目前,印度每年进口的农药原药、中间体和终端制剂产品半数来自中国。2015年中国出口印度农药价值约2.47亿美元,2016年上半年量价齐涨,出口量同比增长59%,出口总值同比增长20%,达到1.77亿美元。

新政的实施将遏制中国企业出口印度的迅猛势头,对中国企业和印度贸易商造成打击,但对于印度生产企业,特别是拥有TIM登记证的原药生产企业是一个极大的利好。

在政策扶持及良好的市场环境下,目前印度企业纷纷开足马力,把握市场机遇。

去年代森锰锌产品国内外需求良好,Coromandel对Sarigam 和Dahej两处的工厂进行了扩建,用于产品扩产,满足国内外市场的需求。Meghmani Organics 近期也宣布今年将会在Dahej新建工厂,将其主要产品2,4-D酸的产量翻番。Insecticide 也与同期宣布扩建Dahej的工厂,用于原药扩产。Excel 在被Sumitomo 收购后,去年也是开足了产能,生产其三个主打产品。一直专注制剂加工生产的Krishi 集团也表示,为了响应“印度制造”的号召,公司将从今年开始建设原药生产线,预计2018年开始投入原药生产。Gharda 目前在印度上市了新产品双草醚及氟虫腈-吡虫啉混剂, 既有产品也在开足马力生产。

随着企业扩产扩建计划的落实,印度农药行业40%的闲置产能有望在最近2年得到充分释放。

农民收入翻番的愿景与农业政策改革

2016年印度总理莫迪提出,到2022年要实现农民收入翻番的目标。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去年印度农业方面先后落实了一系列的政策和行动:发放土壤健康卡、作物保险制度、灌溉基建建设、国家农业市场项目、贷款政策等。同时农业部和食品及农业委员会强调,完成农民收入翻番的愿景,需要提高农户的用药意识,减少作物损失,同时指导农民合理用药,学习现代化农业操作,打击假冒伪劣农药产品。用药意识的不足导致了较低的用药水平,目前印度农药消费水平为每公顷0.6kg,远远低于其他农业大国,印度农药的消费水平还有非常大的提升空间。

今年印度农业部的财政支出预算比去年增长了38%,总共6212亿卢比的财政划拨将用于保障实施政府的各种农业项目和基础建设。这些结构性变化将在中长期对与农业密切相关的农药行业显现出积极的积累效应。

另一方面,许多印度企业在当地市场都拥有数量庞大的分销网络和农户服务团队,定期开展农民培训,很多企业还配有“土壤检测大篷车”,如Dhanuka、Willowood,长期活跃于田间地头,帮助农民检测土壤健康状况,为农民提供用药指导和建议。这一方面体现了企业的社会责任感,另一方面也显示了本土企业在印度市场上得天独厚的竞争优势,尽可能的贴近市场和消费者。

随着农户收入的增加带来的农药支出增长,基础建设,如灌溉系统完善带来的稳定的作物种植,及农户用药意识和用药水平的提高,国内市场的需求将长期保持稳中有升。

出口面临新的机遇,印度企业加快全球布局

除了政策方面的利好外,印度企业的出口环境也将更加有利。

印度的农药出口占印度农药行业一半的份额,随着之前两年印度本土市场的需求萎靡,许多企业的战略重心开始向国外市场倾斜。较低的生产成本优势、产能优势、人力资源及价格优势,让越来越多的市场正在认可和接受印度农药,印度企业也在加快其全球市场的布局:

UPL 去年的亮点之一即在中国市场的布局,公司将会通过并购的方式增加在中国的市场份额;Coromandel去年在亚太和非洲市场的业务也得到了重大扩展;Meghmani 除了继续巩固在南美洲和北美洲的现有市场份额外,近期重心会放在巴西市场,期待2020年在巴西会有不错的登记和产品上市;Rallis 计划今年在8-9个国家取得产品登记;Willowood 在美国市场取得成功之后,将逐步进军巴西市场。

随着全球市场的布局,印度企业也更加重视产品质量方面的提高,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建设自己的GLP 实验室,目前UPL,Gharda,Krishi,PI industry,Indofil等企业已经配备自己的GLP 实验室, Insecticide India,Crystal, Willowood,Meghmani Organics等也在建设自己的GLP实验室。

GLP的建设一方面可以满足全球登记日益严格的要求,另一方面也可以提高印度企业对新专利过期产品的研发和生产能力,快速抢占专利过期产品的市场份额。到2020年之前,将有市值41亿美金的专利产品到期,这对于以非专利产品和定制生产为主的印度企业来说也是一个极大的利好,对出口也是一个提振。

目前随着中国环保政策的加强,部分中小企业被迫关停,中国原材料供应紧缺,一方面来自中国市场的竞争压力大大缓解,另一方面印度制造商也将迎来一部分的产能转移,国际市场供需产生的缺口将为印度企业的出口业务带来机遇。

结语

作为印度的支柱产业,印度农业一直以来潜力巨大,目前印度政府的一系列政策显示了其发展农业,改善民生的雄心,作为为农业服务的农化行业将间接受到政策层面长期积极的影响。而当前的季风表现、较低的库存、国内外市场的一系列有利环境将进一步促进企业更好的发展。

AgroPages世界农化网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版权!



更多详情,请点击下图下载最新商务杂志--2017市场纵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