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DE GROUP

2019-20财年印度农化公司二十强:“每一场危机都蕴藏着巨大的机遇” qrcode

2020-10-16

作者:左军,世界农化网市场经理&编辑 ,邮箱: zorro@agropages.com,Wechat微信:Michael_Zorro,欢迎交流!


印度经济增长因市场波动、需求疲软遭受严重影响。人们对在2019-2020财年的最后一个季度实现复苏曾抱很大希望,但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突然爆发,这种复苏在中短期内将难以实现。印度2019-2020财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为4.2%,而2018-2019财年为6.1%。尽管新冠肺炎疫情对印度的经济活动提出了重重挑战,印度仍然是一个有吸引力的投资目的地。由于预期雨季有充沛的降雨,且作物种植面积扩大,印度农化行业在最近几个月仍创下销售记录。这为企业实现供应链多样化、保持抵御风险的能力提供了机会。


印度农化行业拥有强大的生产能力,预计到2022年产量将达1,493,300吨。考虑到国内市场的季节性需求和国外市场的巨大潜力,印度农化公司一直以来侧重于出口。其他促使出口增加的因素包括低成本制造、技术熟练但成本低廉的劳动力、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价格以及非专利农药生产领域的强大实力。 随着农民意识的提高和政府的支持,未来国内消费有望增加。到2022年,受环保整治影响,中国国内化工企业的数量将从6,884家减少到仅有1,000家。这将导致中国农化品生产能力的下降,而印度农化企业则可因此有效提高产能利用率。


2019-20财年榜单解读


印度中文小图.jpg

(点击查看大图)


从运营角度来看,2019-2020财年是非常重要的一年。印度农化公司Top 20榜单几乎与前一年一致。许多公司在应对全球供应链中断方面表现出了巨大的恢复能力。


UPL:  2019-2020财年对UPL来说是重要的一年。这一年,公司庆祝了其50年华诞,并以42亿美元全现金完成了对Arysta的里程碑式收购。合并后的公司成为世界第五大植保解决方案公司、非专利农药领域的巨无霸,年收入超过50亿美元。在2019-2020财年,UPL以创纪录的速度成功完成了跨产品、系统、业务、市场、文化、信息技术平台、研发管道和全球团队的整合。


Indofil:  由于生产部门从Thane转移到GIDC的Dahej工厂,公司2019-2020财年营收下降了1.37%。旧工厂的产能利用率较低,导致生产成本增加。此外,采用了新工艺的新工厂运行初期的磨合和稳定问题也导致成本增加。Indofil期望在2020-2021财年提高产能利用率。在国际业务方面,尽管全球农化品市场形势严峻,价格和竞争激烈,但该公司的业务量仍然实现持平。Indofil在欧洲、巴西、菲律宾和孟加拉设有四个运营子公司。该公司在孟加拉国新建的一座分装厂已经完工,这座工厂也是Indofil在印度以外的第一处生产设施。


Insecticides India:  品牌产品的销售额增长了29%,占销售总额的72%。该公司拥有强大的产品组合,业务遍及全国,是印度少数几家拥有完善的综合产品组合的公司之一。在2019-2020财年,该公司已获得9项专利,另有21项专利正在申请中。


许多企业围绕“印度制造”,在国内通过建设关键成分的生产设施,继续加大对关键产品向后整合的投入,提高自身制造能力。此举不仅是为了满足印度国内的需求,还将增加出口机会,有助于将印度打造成为全球农化品制造中心。


Tagros:  经过20年的发展,Tagros已成为最大的活性物质合成除虫菊酯制造商。未来几年,Tagros将着力开发新分子。Tagros目前正积极与多个合作伙伴协商,探索在公司位于Cuddalore、Dahej和Ankleshwar的工厂进行非专利产品的合同制造,这些工厂的富余产能可随时为寻求外包的客户开工生产。 在2019-2020财年,Tagros的销售额增长了33.33%,主要是因为甲磺草胺等关键分子的产量增加。尽管Dahej的3个甲磺草胺车间中的1个不幸发生了火灾事故,但Tagros坚信受影响的生产能力将在2020-2021年间恢复并远超预期。


Coromandel:  Coromandel继续在提升制造能力方面加大投资。在这一年里,该公司有三个新的工厂投入使用——位于Dahej的代森锰锌WDG工厂、位于Ankleshwar的吡蚜酮工厂和位于Sarigam的吡嘧磺隆工厂。2019-2020财年年初,由于在2019年1月发生火灾,Sarigam工厂的运营暂停了数月,直到2019年7月才恢复运营。Coromandel采取了渐进的步骤,将产品组合从旧的非专利产品升级到专利产品或专利新近过期的分子。Coromandel是印度第一家获得吡蚜酮原药和啶氧菌酯原药登记的本土制造公司。


Indofil:  Indofil也投资于一些关键产品的向后整合,针对以前需从中国进口的关键成分建设内部制造设施。在制造方面,GIDC工厂目前的代森锰锌年总产量为68,000吨。建立内部制造设施不仅有助于提高产品质量,还能使该公司成为一个自力更生的实体,符合政府的“Make in India”和“Atmanirbhar Bharat”愿景。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印度农化公司通过直接/间接合作、战略扩张、合并和收购、合资实施开放战略,从而减少了对外包供应商的依赖,并通过进入国际市场成为行业的全球参与者。


PI Industries:  PI于2019年12月27日通过收购Isagro S.p.A.及其附属公司的100%股份完成了对Isagro (Asia) Agrochemicals Pvt. Ltd.的收购。此项收购将进一步增强PI的生产能力、提升相邻两个生产工厂的协同效应,以及获得出口产品到Isagro Spa的长期合作机会,并将通过利用双方的互补性产品组合和被收购公司在印度所拥有的广泛分销渠道帮助PI巩固在印度市场的地位。


Bharat:  该公司于2020年2月18日与日产化学株式会社签署了合资协议。成立的合资企业名为Nissan Bharat Rasayan Private Limited,注册地在印度,Bharat拥有其30%的股份,日产拥有70%的股份。该合资公司已决定在印度建设可生产各种原药产品的工厂。2019-2020财年,Bharat的主要增长来自海外业务,其支撑是强大的产品组合。Bharat的研发侧重于引入更多新的非专利分子,同时帮助公司增加与众多跨国公司和一些重点日本合作伙伴的合同制造业务。


Dhanuka Agritech:  推出新产品是该公司的主要增长指标之一。在过去的一年里,该公司推出了七款新产品,预计明年还将推出两款新产品。多年来,该公司一直注重研发部门的建设,并与领先的全球创新公司建立了牢固的战略伙伴关系。该公司拥有世界一流的NABL认证实验室,并与美国(科迪华、富美实和Oro Agri)、日本(Arysta、Hokko、Mitsui、Nissan、Nippon Soda和OAT Agrio)和欧洲的领先公司开展国际合作。


除前面介绍的内容外,由于全球生物杀灭剂市场前景看好,许多领先的印度公司计划加强和扩大其生物杀灭剂组合。


UPL:  UPL坚持开发产品和服务新市场,指导农民使用生物刺激素,并为农民带来提高农业生产率的新技术。去年11月,UPL宣布收购燕化永乐(乐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为公司增添了一支强有力的团队、150多种产品和一座最先进的工厂。UPL将从永乐的广泛分销基础、产品登记和进入中国国内市场中获益,为在中国的增长打下坚实的基础。


Coromandel:  Coromandel也拥有强大的生物农药组合,同时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印楝素制造商,在泰米尔纳德邦的库达洛尔拥有最先进的制造设施。该公司近60%的产品出口到美国、加拿大和欧洲等发达市场。生物农药的海外营销由该公司的美国子公司Parry America负责。此外,该公司在欧盟、非洲和亚洲都设有营销机构。该公司的研发团队注重各方面的工作,包括制定印楝树标准、研究新的传输机制(如树木注射)和开发微生物生物防治剂。


印度植保化学品市场概况


1.jpg根据Phillips McDougal的调查,2019年全球植保产品市场萎缩0.8%,至598.27亿美元。非专利产品,尤其是在中国制造的产品,仍然具有价格优势。拉丁美洲继续保持着良好的正常库存水平。植保行业越来越多地采用替代的转基因性状,试验新产品,导致需求从草甘膦转向昂贵的草铵膦、麦草畏和2,4-D等除草剂。


2019年,印度农化品市场估计为28亿美元。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几乎所有经济部门都受到了影响,仅有少数几个细分行业未受波及。农业和其他相关活动被划归印度的基本商品,因而目前对生产原材料的行业(如农药等农化品)需求很大。此外,对使用无毒和环保农药的认识的提高以及政府在这方面的举措促进了生物农药市场的增长。


印度国内农化行业:印度国内农化行业预计同比增长接近5%。印度是植保产品的净出口国,同期出口了价值约36.6亿美元的农化品。受第一季度除草剂销量飙升、强劲需求预期引发的预购以及非专利分子价格上涨的推动,预计印度国内农化行业在2021财年伊始会有不错的表现。此外,由于新冠疫情的爆发影响了中国的生产,导致印度的供应短缺,普通分子的价格上涨了约5%。综合考虑以下因素,2021财年植保行业将实现强劲增长,甚至会有更加的表现:(a)雨季降雨充沛趋势明朗;(b)更好的价格;(c)为弥补劳动力短缺,对除草剂需求强劲;(d)蝗灾;(e)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政府增加了现金拨付,提高了特定作物的最低售价及政府采购价格,更加关心增加农民收入。


印度农化品出口:2020财年,印度农化品出口(约占销售总额的55%)预计将以16%的年增长率强劲增长,未来三个财年的年复合增长率约为8%,从2020财年的36.6亿美元增至2023财年的46亿美元。推动印度出口,特别是向作物和/或气候条件相似的国家出口增长的因素包括:低成本制造能力、强大的非专利农药制造实力、技术熟练但成本低廉的劳动力、季节性国内需求和产能过剩。此外,2022年前将有26种有效成分的专利到期,将为非专利产品制造商打开空间,从而为印度的出口增长提供支撑,这是因为印度的大多数出口均为非专利产品。中国过去几年对化工企业实施严格的环境标准导致了供应的不稳定,加之新冠肺炎疫情形势的发展,导致国际价格上涨,从而使印度在全球市场上更具竞争力。


“每一场危机都蕴藏着巨大的机遇”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曾说过:“每一场危机都蕴藏着巨大的机遇”。新冠肺炎疫情可能会产生深远的影响,但同时也意味着机遇和挑战。


22.jpg未来几年非专利公司将受益:在全球范围内,创新公司在植保市场占有近70%的份额,而主要市场由非专利产品组成。在非专利市场中,专利产品的份额为20%,而非专利公司则占有余下份额。非专利植保市场的大约25%由创新公司控制。这意味着非专利公司有机会凭借低价格、低成本和更大的分销网络等内在优势,从创新公司那里攫取市场份额。印度公司将扩大分销网络,创建品牌,创新非专利分子的工艺技术,开发更佳的复配产品和环保制剂产品组合,积极登记非专利产品,加深与经销商的关系,以比创新公司更具竞争力的价格加大产品的销售。有几个市场规模超过42亿美元的关键分子的专利即将到期,这将为非专利公司提供巨大的机会。


在国内市场上与跨国公司合作的潜力:印度公司通过与农化品领域的领先跨国公司合作销售产品而赚取的收入占到总收入的50%。尽管印方公司面临着外国合作伙伴终止或修改协议的风险,且外国合作伙伴通常在交易中占据优势地位,但印度市场有着巨大的增长机会,许多此类合作潜力巨大。随着大型全球跨国公司希望进入印度,印度领先企业预计将会因此而受益。


生物农药和其他生物产品的机遇:有机食品的增长使人们对生物农药和其他生物产品产生浓厚的兴趣。尽管这给传统的产品组合带来了一定的风险,但也给农化公司带来了巨大的增长潜力。2015财年至2019财年间,生物农药使用量的年复合增长率超过了12%,达11,531吨。根据Maximize Market Research提供的数据,2017年全球生物杀灭剂市场价值为71亿美元,预计到2026年将超过105亿美元:(a)在全球范围内,生物农药市场将以10-15%的速度增长,而在印度,该市场仅占植保市场的3%;(b)随着人们对生态友好型投入品的认识不断提高,以及有害生物综合防治方法在植保领域的应用,农业投入品行业生物农药的发展将出现重大机遇。


增加出口潜力:中国政府为保护环境而对行业的限制将会增加中国企业的生产成本,但却能增强印度制造商的全球竞争力。此外,中美贸易战和全球逐渐减少对中国投入品和成品依赖也有望提振需求。当前的国际市场条件有利于印度成为制造业中心和首选采购目的地。政府已宣布了农业出口政策,并设定了到2022年达到600亿美元的目标。政府将推进产业集群式发展,通过降低物流成本提高出口和国内销售的竞争力。


虫害发生率:据估计,农业虫害使主要大宗粮食作物和经济作物平均减产15%-20%。农化品的使用有助于减轻虫害问题,并使作物增产25%-50%。迄今为止,印度已发现40,000多种不同类型的昆虫,其中约1,000种被列为经济作物的潜在害虫,500种害虫曾造成过严重损害,70种害虫会频繁造成损害。2019-2020财年,古吉拉特邦和拉贾斯坦邦各地区遭受了创纪录的蝗虫袭击,受影响的土地面积超过35万公顷。这一年的雨季还发生了草地贪夜蛾灾害,摧毁了14个邦的玉米,灾情最严重的是马哈拉施特拉邦和卡纳塔克邦。


增强意识:教育农民了解农化品的优势及其安全使用可催生需求。各公司坚持培训农民正确使用农化品,包括针对发现的虫害问题,用正确的施用方法使用正确用量的正确产品。


农业数字解决方案:数字创新和技术应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在“第四次工业革命”(工业 4.0)时代,几个行业正被区块链、物联网、人工智能和虚拟现实等“颠覆性”数字技术迅速转变。在农业和食品行业,移动技术、遥感服务和分布式计算的普及增加了小农获得信息、投入品、市场、资金和培训的机会。数字技术将创造新的机会,将小农纳入数字驱动的农粮体系。


前景


印度是一个新兴的农药生产基地,并与越南、印度尼西亚和中国台湾一道逐渐加入全球生产阵营,以弥补供应链的不足。然而,印度市场也存在一些固有的缺陷,在投资和合作时需要仔细衡量。


从产业链的角度来看,虽然印度化学工业有着光明的增长前景,但在过去六年里严重依赖中国的农药供应。印度的整体化工基础设施仍然相对落后,获得关键中间体和原材料的能力有限。印度化工企业规模普遍较小,缺乏独立研发能力以及向前和向后整合能力及规模效应。


也许目标应是(如果还没有目标的话)通过建立信任、自上而下更好地沟通、更具合作精神、更少以交易为重心,让整个印度农业行业变得强大起来。印度化学工业需要升级,以创造中印合作的机会。由于中国自身的因素,印度农化公司在过去几年过得顺风顺水。现在是做出长远考虑之时。尽管存在一些困难,但在不久的将来,印度市场将被视为一个战略选择,而非仅仅是一块基石。


company logo.png

本文出自 2020 印度农药供应商指南 期刊


cover.png


AgroPages世界农化网 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版权!

BSM CHEMICAL IMPORT & EXPORT CO.,LTD.
我要评论 收藏 打印
邮件分享

图片 0/1200

图片 0/1200

热搜产品

热门资讯

热门话题

产品名称:
公司名称:
产品简介:
链接地址:
订阅 评论

订阅 

订阅Email: *
姓名:
手机号码:  

订阅世界农化网的每日电子邮件提醒.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微信“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