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 Partho Dhang

Partho Dhang 博士主要活跃于农化行业多个领域,包括研究开发,产品现场评估,登记注册,培训等,目前担任一些害虫防控公司的的顾问,同时担任印度两所大学跟昆虫学相关的博士论文评审。Dhang博士目前居住在菲律宾。
世界农化网中文网报道: 通过增加人工合成化学品的用量可以提高农作物的产量,这一经久不衰的观点现已过时。在2007年使用的24亿公斤的农药中,美国大约占了总量的20%。显而易见,美国农民对于农药的使用更加节制—每公顷耕地仅2.2公斤。相比而言,中国农民每公顷耕地使用的农药接近10.3公斤。原因可能是农业部门的培训较少,以及没有替代技术或者替代技术不够普及。中国的情况与世界上其他发展中国家没有太大的不同。
 
发达国家观念的改变使得IPM( 害虫综合防治) 这一概念在现代农业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害虫综合防治是一种更智慧的害虫防治方法,将想法与实施很好地匹配起来。长期以来,害虫的化学防治几乎仅依赖人工合成的、基于实验室的化学制品。然而,现代化害虫防治部分地转变为使用天然的化学品,这些天然的化学品中,一些是由昆虫自身产生的,我们称之为信息素。 
 
现在,科学鉴定变得更加简单,有关昆虫及其信息素方面积累了海量的数据。信息素常根据它们对靶标动物的效果进行分类。例如,警示信息素的功能是引起警示;如果信息素的功能是建立行迹,则称之为追踪信息素;如果是为了集合,那它就是集合信息素。但农业开发中有用的是性信息素。
 
性信息素和信息素技术的使用将从前大量喷施农药转向更轻简的方法变为可能。害虫被信息素制剂的气化物和挥发物引诱到指定的地点,之后不是被定制的捕虫器捕获就是被引诱到预定的“扑杀点”用化学防治方法杀灭。信息素的使用能够普及还有一个原因是它们可与其他防治技术兼容,例如可与抗性品种、微生物及其他生物制剂以及传统的杀虫剂共同使用。
 
全世界已经开发出多种害虫的信息素引诱剂,且已被广泛应用于种群的监测和大面积诱捕。信息素诱饵捕虫器可降低一种或两种性别的目标害虫的数量。捕虫器间按一定的间隔放置,采用的密度将由各种因素决定,而这些因素又因害虫种类和地点而异。信息素的开发主要用于三种用途:害虫监测、中断交配和大面积捕杀。
 
菲律宾信息素的研究和市场情况
 
最近,在菲律宾,人们认识到大量使用农药所带来的负面影响,由此引进了一些新的方法防治芒果、甜玉米、水稻、椰子和油棕等作物的虫害。已进行的试验显示了测试产品具有极好的效果。信息素用于一定时间和空间内害虫种群情况的监测,也用于指导害虫防治。所有收集的初始信息用来进行推测,获得的种群信息用于对害虫入侵情况的评估和对必要的防治措施进行修正。然而,信息素最普及的用途依然是种群监测。通过使环境中的信息素的气化物达到饱和以中断交配可能是下一个将要进行的测试项目。  
 
最近一款名为SPLAT®的新一代制剂产品(信息素&诱饵专用技术)正在进行测试,该制剂由生物惰性基质组成,便于释放与农药一起使用的化学信息素或单独的化学信息素。该产品由美国ISCA技术公司开发制造。由于SPLAT无固定形状,可流动,作为引诱剂和杀灭剂使用的时候方法最为灵活多样。持效期最长的混剂可与对害虫具触杀活性的杀虫剂一起使用。这一设计适用于那些很难进行喷药和频繁监测的作物,例如果树。此外,这一制剂适用于各种使用方法,例如人工、机械化和自动化。 
 
在菲律宾,SPLAT在一些作物上进行了测试,例如防治芒果上的果蝇和油棕上的犀甲虫。该产品是一种诱饵-杀灭制剂,采用传统的填缝枪以2gm 的小块进行使用,在林区吸引害虫并在它们接触的时候进行杀灭。该产品在所进行的大田试验中均有效,正计划进行长期试验以评价产品与产量相关的经济效益。 
 
在东南亚,使用信息素进行害虫防治的商机和潜力充足。在这一地区农业海外业务公司投资的不断增长,这些投资完全用于打开出口市场,而信息素可能是至关重要的。信息素可以减少杀虫剂的使用和残留量,有助于通过植物检疫。然而,信息素使用的难度实际上来自当前包括菲律宾在内的所有东南亚国家登记程序的不明朗。最近在墨尔本结束的国际化学生态学大会上(ICEC 2013 年),来自各个发达和发展中国家的专家讨论了信息素的登记问题。显而易见,目前只有少量的产品获得登记并在全世界范围内投入实际使用,尽管有证据显示信息素是安全的。按照作物和非作物以及其他确定因素进行实际用途分类,可能会使信息素的登记更加轻松。也许很快就可以在像菲律宾这样的国家看到这些产品的使用。
 

AgroPages世界农化网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