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DE GROUP

全球草铵膦市场、供应、价格状况及相关预测 qrcode

2020-04-17

1 全球草铵膦市场状况及市场结构

2018年全球草甘膦、草铵膦、百草枯、敌草快市场合计为83.19亿美元(图1),加上其他小宗产品,全球非选择性除草剂市场达到85亿美元左右,占全球除草剂市场236.24亿美元的32%。可见,非选择性除草剂“扮演”着除草剂市场基石的作用。


图1 全球非选择性除草剂市场结构
(数据来源:Phillips McDougall及KLEFFMANN)

2018年全球草铵膦主要细分市场为韩国、美国、日本、中国、巴西和加拿大等,集中分布于亚洲和北美。全球草铵膦市场区域性特点明显,除了非选择性除草需求相互替代外,还与这些国家大豆、玉米、油菜和棉花等大田作物抗草铵膦转基因作物商业化程度较高有关(表1)。

表1 2018年全球草铵膦市场销售结构(按区域分)

1.1  百草枯禁限带来对草铵膦的新需求


中国百草枯禁限用的政策,是中国草铵膦市场出现较大增长的直接因素。2020年6月是泰国是否续用万吨百草枯的窗口期,2020底巴西也进入禁用的窗口期,以及中国市场流通产品均到期,届时预计全球百草枯新增禁用14,000 t。按照公顷成本算,草铵膦是百草枯的2.8倍,且草铵膦、草甘膦按照6∶4的比例替代,加上对草甘膦禁限替代量,预计2020年草铵膦替代新增需求4,000 t以上。长期来看,众多农业大国的百草枯禁令将有效地推动草铵膦需求的快速释放。目前全球使用量在1,000 t左右的国家,分别是美国、加拿大、中国和巴西。另外,韩国、泰国、印度尼西亚、日本和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使用基数也较大,用量接近或超过200 t以上的水平(表2)。

表2 2018年全球草铵膦区域应用结构

1.2 抗草铵膦以及多抗转基因作物推动草铵膦持续增长

草铵膦传统应用领域为果园、胶园、非耕地和免耕地等防除杂草。1995年开始,抗草铵膦以及多抗转基因作物相继推广和应用,包括艾格福、安万特、拜耳、杜邦先锋和先正达等国际企业,共同开发抗草铵膦作物,且成功商业化种植,尤其在大豆、油菜和棉花等大田作物上渗透率高。2018年此领域的市场需求为8,000 t,2020年预计保持5%的速度增长,新增量约为1,000 t(表3)。

表3 商业化的抗草铵膦作物

2018年全球在油菜田中使用草铵膦的量最大,达到2,752 t,其次为大豆田,为2,279 t,第三为棉花田,为1,345 t,3种作物田中的应用量占草铵膦市场总量的46%。这三大作物市场集中度提高明显,经作和非农领域的应用仍稳定增长(表4)。

表4 2018年全球草铵膦市场销售结构(按作物分)

1.3 草铵膦的复配带来需求增量

草铵膦的复配可以应对更多的除草需求,如,草铵膦和草甘膦、乙羧氟草醚、高效氟吡甲禾灵、丙炔氟草胺、敌草隆、西玛津和2甲4氯等进行配伍。根据出口和国际需求的信息,草铵膦复配制剂需求增速约为4.3%,预计2020年新的增量在3,000 t左右。

1.4 草铵膦价格下降,对草甘膦、百草枯替代存在线性关系

目前草铵膦价格已经大幅下降,性价比的增加有利于使用量的增长。如果按照草铵膦95%原药价格为105,000元/t、草甘膦95%原药价格为20,000元/t、百草枯母液(42%)价格为13,000~13,500元/t,已经替代草甘膦和百草枯分别为7,000和9,000 t,折合草铵膦95%原药为7,000 t。

总之,未来全球草铵膦将会持续增长,而且市场呈现量额双增的态势,预计2020年全球需求量超过40,000 t,市场销售额为10.5亿美元。在全球供需面相对确定的前提下,如果草铵膦以及L-草铵膦产业化合成技术未获得突破性的进展,草铵膦原药价格波动范围预计在10万~13万元/t。基于全球日益增长的农产品需求和不断上升的人口压力,全球农业发展更加依赖类似草铵膦这些植保产品去保障。包括替代百草枯、抗草铵膦作物种植以及复配等因素带来草铵膦需求新的增量,预计2020—2025年全球草铵膦市场发展速度在4.5%~5.0%。   

2 全球草铵膦供应状况及预测

1999年草铵膦全球销售额不足1亿美元,2017年销售额升至7.50亿美元,过去的11年,全球草铵膦销售保持了13.86%年平均复合增长率。全球草铵膦良好的需求趋势和产业成长的预期,进入2015年以后,产能释放加大,供应能力也“水涨船高”。根据中农纵横的研究,2019年全球草铵膦产能、产量分别为40 600 t和38 500 t,2015—2019年平均复合增长率分别为38.36%和42.58%。

全球草铵膦产能约为43 100 t,产能装置主要分布在德国、美国、中国和印度。2019年中国草铵膦有效产能达到32 000 t,约占全球6成左右。未来,国外产能释放有限(印度有可能释放1万t产能)。根据企业新增产能公告,全球草铵膦产能释放区域仍然在中国(图2)。


图2 2011—2019年全球草铵膦产能、产量变动情况(吨)
数据来源:安徽中农纵横

草铵膦国内外产能大、成本较低、开工稳定的龙头企业分别为巴斯夫和利尔化学。2019年巴斯夫草铵膦产能为12 000 t,占全球总产能的27.8%,产能装置分布在法兰克福和美国密西根。同年,利尔化学总产能为12 000 t,占全球总产能的27.8%,绵阳产能为8 000 t,广安一期4 000 t产能装置已经具备生产能力,后期7 000 t产能于2020年后释放。2019年永农生物的草铵膦产能达到5 000 t,主要在浙江上虞和宁夏,永农生物远期将有5 000 t产能释放计划。山东亿盛产能5 000 t,原药除满足自身制剂需要,也对外供应。威远生化的产能为1 600 t吨,石家庄瑞凯化工装置负荷不高。此外,七洲绿色化工控股洪湖一泰利用铝法生产草铵膦关键中间体甲基亚膦酸二乙酯,现有产能5 000 t,远期规划2万 t(表5)。

另外,长青股份、南京红太阳重庆分公司、四川福华和内蒙诚信等,2020年以后将有不同吨位的产能释放。

表5 2019年全球草铵膦有效产能和产量的情况(吨)

目前,全球草铵膦原药主流生产企业主要有7家,她们分别是巴斯夫、利尔化学、永农生物、山东亿盛、石家庄瑞凯化工、威远生化、UPL。2019年国内主要5家企业开工负荷呈现前高后低,全年开工率在72%左右,预计中国总产量约为18 000 t。

2018—2019年,全球草铵膦新产能集中释放,使得草铵膦供需状况出现阶段性失衡。目前我国草铵膦原药价格降至历史低位,产品性价比明显提高,市场进入以价换量的阶段,更有利于全球需求面的打开。可以判定,行情使得市场再次进入重新洗牌过程,不具备技术、成本以及规模优势的企业将逐渐退出市场,而成本优势显著,在环保和安检等高压下仍能大规模供货的企业,将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加速龙头企业的成长。

3 全球草铵膦行情回顾、特点及预测

在过往的12年里,中国草铵膦原药行情可谓跌宕起伏,其实行情变化的背后是供需关系的相应变化。在较长时间内草铵膦作为高端除草剂,因为其效果好、毒性低、不伤根的特性主要应用在果蔬等经济作物上。2008年之前的价格维持在30万元/t以上,市场供需较为平衡。2008、2009年草铵膦受全球经济危机的影响,全球需求减少,价格跌至19万元/t以下。2010、2011年期间,随着全球经济缓慢复苏,抗草甘膦超级杂草数目增加,抗草铵膦转基因作物的推广以及韩国2012—2014年禁用百草枯等利好因素,使得草铵膦销量再次出现大幅增长,2014年原药价格重新回到30万元/t以上。

2014年前后,由于草铵膦利润空间大,加上中国农业部(现农业农村部)发布第1745号公告,决定自2014年7月1日起,撤销百草枯水剂登记和生产许可,停止生产,保留母药生产企业水剂出口境外使用登记,允许专供出口生产,2016年7月1日停止水剂在国内销售和使用,政策出台后市场普遍认为草铵膦是百草枯优质替代需求。2014年后辉丰、红太阳、好收成韦恩、江苏皇马、乐斯化学、七洲绿色、山东滨农等纷纷立项上马草铵膦,草铵膦供应增加明显,价格自然回落,2015—2016年价格进入下降通道,2016年初,拜耳率先下调草铵膦制剂价格,带动了各家企业价格战,原药价格一度跌至11.7万元/t。

进入2017年,在百草枯禁用范围扩大、环保趋严、草甘膦抗药性凸显等各因素的叠加下,草铵膦市场需求量不断增大,而库存有限,导致供求关系失衡,草铵膦市场复苏,价格再度上涨,期间价格维持高位。至2018年下半年后,中美贸易摩擦升级,气候所致种植推迟等因素影响,全球需求走弱;与此同时供应增加,包括巴斯夫和利尔化学等企业新产能的释放,出现供过于求状态,价格向下拐点出现。2018年11月份江苏某企业将草铵膦母液的价格拉到很低,中国原药价格战开打。众多因素叠加导致2019年原药价格一直下行,原药价格降到9.8万元/t左右。

2019年年底,受到主要厂家利尔广安基地停产并线和主要中间体厂家洪湖一泰停产检修的影响,供给收紧,价格有所上扬。2020年初,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重创草铵膦中间体主要产地湖北,导致中国草铵膦供给受到较大影响。此外,疫情导致的物流不畅进一步加剧了供需矛盾。综合以上因素,预计2020年上半年我国草铵膦整体供应偏紧,价格处于反弹上涨状态,价格反涨的高度和时间还在观察中,但是行情反转至20万元/t的可能性不大。

从近12年的年平均价格波动来看,草铵膦原药价格最高点出现在2014年,价格为31.5万元/t,也出现两个低点,分别出现在2016年的11.7万元/t(14.1万元/t为年度平均价格,而11.7万元/t为该年度的最低价格,2019年同理)、2019年9.8万元/t(图3)。

图3 2007—2019年中国草铵膦原药行情年度变化

数据来源:中农立华和安徽中农纵横
注:图中数据是年度平均价格,具体每年原药价格存在不等的波动区间

根据百川资讯报道,当前国内草铵膦生产成本为8万~9万元/t,外购中间体的生产企业成本更高,目前综合成本接近成交价位。考虑到全球草铵膦未来需求的增长空间和成本端的支撑,在当前草铵膦市场竞争格局下,中农纵横认为,2020年草铵膦原药大将维持在10万~13万元/t区间波动,目前价位于箱体底部运行,短期需求不宜观望,建议积极采购。

节选自:杨益军, 张波. 2020年全球(中国)草铵膦市场状况分析及预测. 世界农药, 2020, 42(3): 20-30
作者单位介绍:安徽中农纵横农化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BSM CHEMICAL IMPORT & EXPORT CO.,LTD.
来源: 世界农药
我要评论 收藏 打印
邮件分享

图片 0/1200

图片 0/1200

热搜产品

热门资讯

热门话题

产品名称:
公司名称:
产品简介:
链接地址:
订阅 评论

订阅 

订阅Email: *
姓名:
手机号码:  

订阅世界农化网的每日电子邮件提醒.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微信“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