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DE GROUP

印度农化市场上的高端玩家--欧美跨国巨头Bayer/BASF/Corteva篇 qrcode

2020-03-21

印度是一个农业大国,农业经济和技术的日新月异极大地带动了农化工业的增长。当前,印度农化产出排在全球第四,仅次于美国、日本和中国,其市场价值40亿美元(约280亿卢比),并且增长迅速。根据FICCI的报告,预计到2025年,印度农化市场预计将翻一番,达到80亿美元。
 
目前印度市场中,农化企业大致可以依据企业特点分成四个类别。跨国公司,如Bayer、BASF、Corteva、Syngenta、ADAMA等承担了新化合物分析研发的重要功能,具有一流的市场开发能力。UPL、Rallis、Gharda、Heranba等公司则在非专利化合物分子市场开发周期的早期阶段介入获得市场。第三类公司,如PI Industry、Dhanuka、Indofil善于运用授权、合作等方式,掌握大量的授权化合物,尤其是从日本公司以及其他跨国公司获得了一些专利化合物的授权。第四类公司则是以进口贸易为主的公司,代表企业包括Crystal、Krishi Rasayan、Willowood。
 
相比于很多国家的农化市场主要由跨国公司占据,印度市场因其独特的地理、文化、农业结构等,让本土企业也占据一定的优势。目前,印度农化市场主要由跨国公司和领先的印度企业共同占据,排名前十的企业控制着国内75~80%的本土市场。
 
据印度农药工业协会(PMFAI)称:“几乎所有的跨国公司在印度的生产和营销运营都已非常成熟,为印度农药行业贡献着35%~40%的市场价值,很多跨国公司进入印度市场甚至已有超过30年的历史。尽管如此,我们发现跨国公司最近这些年在印度依旧表现出极大的投资热情。”
 
下面,为大家逐一盘点分析印度农化市场上的跨国巨头们如何一步一步深入印度农化市场。
 
拜耳作物在印度市场寻求两位数增长
 
拜耳集团在1896年就已进入印度并延续至今,目前在印度设有两个部门——作物科学和制药。拜耳作物在印度有一家上市公司,即拜耳作物科学公司。
 
 
2018年6月,拜耳宣布以630亿美元巨额收购孟山都,世界上最大的农用化学品和种子公司自此诞生。拜耳于2019年5月获得了印度公平贸易监管机构--印度竞争委员会(CCI)的批准,为完成该全球合并铺平了道路。2019年9月13日,印度国家公司法法庭(NCLT)批准生物技术公司孟山都印度公司与拜耳作物合并。合并后,孟山都印度公司产品将保留其品牌名称,并成为拜耳产品组合的一部分。
 
拜耳作物在印度拥有四个生产基地,其中包括位于Vapi的全球基地和位于海得拉巴Chandippa的多作物育种中心。公司在印度研发上市诸多优秀作物保护产品:杀真菌剂(如Infinito),种子生长调节剂(如EverGol Xtend),杀虫剂(如Velum Prime、Aqua K-Othrine),作物营养补充剂(如Ambition),除草剂(如Alion Plus、Council Activ),杂种种子(如Arize)。 此外,公司在植物和土壤健康,生物制剂等方面建立了坚实的平台。
 
孟山都印度公司自1975年以来也一直在印度开展业务。公司专注于玉米种子,草甘膦除草剂的制剂研发和销售,并具有一个基于IT的移动平台,可为农民提供有关农艺实践的信息。此外,孟山都印度公司还与Maharashtra Hybrid Seeds Company(Mahyco)建立了合资企业Mahyco Monsanto Biotech。孟山都印度公司在印度拥有多个生产设施--在Silvassa的除草剂工厂,在Telangana Shamirpet的玉米护理工厂,在Maharashtra Deulgaon Raja的蔬菜种子生产工厂,在卡纳塔克邦Kalinayakanahalli的玉米和蔬菜育种站,在乌代浦的玉米育种站,在班加罗尔的全球研发中心。
 
这种整合将两个高度互补的业务结合在一起,为印度农业创造了一个创新引擎。印度的农民将受益于拜耳创新的作物保护产品以及孟山都在种子与性状和数字农业应用方面的专业知识。
 
拜耳作物董事总经理兼首席执行官D. Narain谈到拜耳在印度业务的战略里程碑时说:“这一天对我们来说是美好的一天!拜耳在印度开展业务已有120多年,并且了解需求通过孟山都公司在印度的拜耳整合,我们将能够为印度农民提供以创新为主导的农业解决方案的强大产品组合,我们的长期目标是释放印度农业作为农业的增长潜力。”
 
拜耳南亚首席财务官兼董事会董事Rolf Hoffmann表示:“预计到2022年,合并后的收入和成本效率将达到每年12亿卢比,目前整合进展顺利。协同效应的更广泛领域将是收入(利用产品组合和渠道的共同存在),采购和供应链效率以及管理等。”
 
拜耳于2019年在印度北古吉拉特邦的Himatnagar投资新建制剂加工厂,公司在该地投资已超10亿卢比,在Himatnagar有五个最先进的制剂加工厂,占地4.3英亩,104名全职雇员。官方声明显示,公司将扩增SC剂型产品产能,用于拜耳作物保护和环境科学产品。拜耳南亚代表D Narain说,“新工厂将提升产能25%,以支持我们在南亚作物保护和环境科学业务的增长。帮助我们更快地向客户提供高品质产品。”该工厂于1991年开始运营生产漂浮粉剂产品。此后,随着SC、WG和OD等新剂型的引入,逐步进行变革,目前,该生产点已经成为了拜耳WG产品的主要出口地。
 
此外,拜耳目前还在印度大力开展诸如“Farmrise”之类的项目,该项目利用无人机和数字农业等现代工具帮助农民。拜耳还与印度农业技术平台Agribazaar合作,将其作为印度“Better Life Farming”项目的联盟合作伙伴。该计划到2025年将通过培养5,000名农业专家来释放250万小农户的农业潜力。
 
BASF投资印度从来不乏大手笔
 
2014 年10 月,巴斯夫投入1.5亿欧元在印度古吉拉特邦Dahej 新建了一座化工生产基地,这是该公司迄今在印度最大的一次单项投资。“此外,公司还在农业领域的研发方面逐渐加大投资。”巴斯夫公司植保业务全球对外交流部Katharina女士补充道。
 

巴斯夫亚太区作物保护高级副总裁Gustavo Palerosi Carneiro表示,“现如今,印度的农户是世界上首个从巴斯夫最新创新产品中受益的人。农业是地球上最大的工作,巴斯夫致力于倾听并与农民一起了解他们的需求,以便运用巴斯夫的专业知识帮助农民成功应对这一巨大挑战。”
 
在印度,巴斯夫聘请了近200位作物保护专家组成的专业团队,以确保市场接近度,并且是印度领先的高级作物保护解决方案提供商之一,覆盖棉花、大豆、玉米、大米、小麦和蔬菜。 巴斯夫于2015年在印度普纳成立了农业研究站,专注于当地和全球农业研究。该公司还在印度新孟买的Thane工厂开设了全球研发中心,专注于有机合成、先进工艺开发和制剂研究、现代农业解决方案的发现等。在世界范围内,巴斯夫每年投入约5亿欧元进行作物保护研究。
 
2019年10月17日,巴斯夫、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ADNOC)、阿达尼集团(Adani)和北欧化工(Borealis)四家化工巨头签署谅解备忘录,以参与在一项联合可行性研究中,进一步评估在印度古吉拉特邦蒙德拉建立化学综合设施的合作。总投资估计高达40亿美元。合作伙伴的目标是在2020年第一季度末完成联合可行性研究。生产计划于2024年开始。
 
除此之外,巴斯夫也积极与印度当地企业合作,建立战略合作,为印度农民提供更广泛的作物保护解决方案组合。近几年,巴斯夫分别与印度Crystal Crop公司、PI Industries公司签订了合作备忘录,建立了战略合作。
 
Crystal Crop的执行董事Ankur Aggarwal说:“我们已经与巴斯夫公司签订了合作备忘录,收购Bavistin(多菌灵)。目前,国内农药市场的规模约为1600亿卢比,其中约300亿卢比的杀菌剂。就Bavistin这一品牌而言,它在印度市场份额超过10亿卢比(农民层面数据),约应用于700万卢比英亩的作物,应用于水果、蔬菜、谷物、油籽和豆类作物中。”
 
谈到与BASF的合作伙伴关系,PI Industries的总经理兼首席执行官Mayank Singhal表示:“巴斯夫拥有强大的创新产品库,我们非常珍惜此前良好的合作关系。本次建立的战略合作关系将更有利于为印度农民带来创新的解决方案,以提高农业生产力和价值。”根据协议,PI Industries将销售巴斯夫用于水稻、玉米、水果和蔬菜的创新型杀菌剂产品以及一种新型的玉米除草剂。从他们合作关系模式来看,两家公司都致力于加强他们在上述重要作物领域的市场参与。
 
巴斯夫的农业解决方案团队不断与其客户和合作伙伴合作,以了解种植者不断变化的需求并将创新的解决方案推向市场。多年来,该公司推出了一系列杀虫剂和杀菌剂,例如用于苹果园的Merivon®,Cabrio®Top,Signum®和Acrisio®。
 
2018年6月,巴斯夫在印度上市了Sefina杀虫剂,其活性成分为新化学组别Pyropenes下的首个成分Inscalis®(由巴斯夫和Meiki Seika Pharma Co. Ltd.明治共同开发)。作为病虫害综合防治项目的一部分,Sefina为农民提供了一种具有全新作用机理的病虫害防治和抗性管理工具。目前,Sefina已获得在棉花和其他蔬菜作物上的登记,防控一些关键的刺吸式害虫,如叶蝉和粉虱(成虫和早期若虫)。
 
2020年3月,巴斯夫借助最新创制的杀菌剂Sercadis Plus(Xemium作为有效成分,与国际知名的脱甲基酶抑制剂DMI完美结合),帮助印度农民种植无病优质苹果。巴斯夫南亚农业解决方案业务总监Rajendra Velagala表示:“我们的产品得到印度各地苹果种植者的广泛认可,而Sercadis Plus的推出将开启预防苹果病的新纪元。”
 
科迪华:全面多样化产品线助力印度农化行业繁荣发展
 
科迪华农业科技公司创立于2018年,是美国化学公司陶氏杜邦的农业事业部,结合了杜邦先锋、杜邦植物保护和陶氏益农的优势。科迪华拥有超过两个世纪的科学成就,一直致力于丰富农业生产者和消费者们的生活,保障农业生产的过程。作为全球农业的领导者,科迪华以领先的业务规模和广泛的专业知识为全球种植者提供更大的价值和更多的选择,从而帮助他们提高生产力和盈利能力。
 
杜邦与印度的联系始于1802年,当时第一批用于炸药的黑粉原料从印度进口到美国。 如今,杜邦印度公司在农业、食品和营养等各个细分市场上销售各种产品。2008年10月,杜邦印度公司宣布在海得拉巴的杜邦知识中心(DKC)开设了第一家研究机构。该生物技术研究中心开始运营时,已有80多名科学家从事有关植物和生物技术的各种全球研究计划。杜邦研究中心是杜邦在美国以外的首个农业和工业生物技术综合研究中心。
 
2012年底,杜邦宣布扩建杜邦研究中心,扩张将有利于杜邦全球的种子性状开发研究,同时也有利于开发新的化合物用作杀菌剂和杀虫剂。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连续每年向印度市场推出一款农药新品,包括一系列的杀虫剂、杀菌剂、除草剂和杀线虫剂。2014年,公司启用了位于印度海得拉巴的最新多作物研究中心,帮助杜邦先锋种子业务进行当地多作物的创新开发。
 
2019年3月,科迪华在海得拉巴开设了新的全球服务中心。这一先进的全球服务中心可容纳其目前的650名员工,继续为所有内部业务职能在100多个国家/地区中提供财务、会计、采购、IT、人力资源和法规事务领域的业务流程服务。海德拉巴的全球服务中心是服务中心网络的全球枢纽,其中还包括阿斯图里亚斯、上海、墨西哥城和威尔明顿四个卓越的区域中心。
 
2019年4月,科迪华为印度的玉米种植业者推出了新的种子品牌“Brevant”。科迪华农业科技在一份声明中称,古吉拉特邦、卡纳塔克邦、中央邦、马哈拉施特拉邦、拉贾斯坦邦和特伦甘纳邦的农民现在可以通过每个邦的特定商业伙伴获得Brevant玉米种子。经过90多年的发展,科迪华拥有了世界最大、最优质的玉米种质库之一。
 
科迪华正是基于此又创新出“Brevant”水稻种子,于2020年3月向印度农民全面推广。科迪华南亚区董事总经理KV Subbarao博士说:“除了我们提供的玉米产品以外,我们对杂交的深入了解还使我们能够通过将其转化为在正确的环境下选择正确的种子来提供优质的水稻产品。为了补充我们Pioneer®品牌的种子范围,将Brevant™种子引入印度市场将使Corteva Agriscience能够继续为印度的农业社区提供世界上最广泛,最多样化的种子组合之一的产品。”
 
为应对在印度肆虐的草地贪夜蛾,科迪华于2019年7月在印度推出全新Delegate杀虫剂(含11.7%乙基多杀菌素的悬浮剂),该产品已获得农业和农民福利部的批准,可用于帮助玉米种植者应对正在迅速蔓延的新虫害。科迪华南亚区总经理Subbarao说:“Delegate是一款防治作物害虫的广谱杀虫剂。此款杀虫剂对目标害虫效率高,但使用量非常低,而且对益虫也有一定的安全性。另外,公司将在印度全国范围内开展培训项目,对农民进行草地贪夜蛾及其危害症状的培训,以及如何施用Delegate进行培训。”
 
跨国公司在印度的扩张会对本地生产商产生什么影响?
 
关于这个问题,PMFAI的Dave先生认为:“对于印度大中型农药公司来说并不会产生什么影响,因为印度是一个非常依赖非专利农药的国家,这些本土公司均有能力提供质优价廉的产品。对一些小公司可能会产生轻微影响,但由于价格优势和非专利产品的出口机会较多,我认为他们依旧有一定的竞争优势。”
 
印度市场是高度竞争和价格敏感的。尽管市场规模接近1600 亿卢比,但印度市场的竞争非常激烈且是碎片化的。除了大型跨国公司和国有企业之外,印度还有很多私人企业。相同产品的价格变动率高达40%,为了竞争,有些私人企业会把价格定的很低。因此如何能提供与跨国公司质量相当且价格合理的产品是本土企业面临的一个挑战。
 
下期继续为大家盘点分析印度农化市场上的高端玩家--跨国巨头Syngenta/ADAMA/住友化学篇。

AgroPages世界农化网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版权!

我要评论 收藏 打印
邮件分享

图片 0/1200

图片 0/1200

热搜产品

热门资讯

热门话题

产品名称:
公司名称:
产品简介:
链接地址:
订阅 评论

订阅 

订阅Email: *
姓名:
手机号码:  

订阅世界农化网的每日电子邮件提醒.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微信“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联系龙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