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SM CHEMICAL IMPORT & EXPORT CO.,LTD.

蓬勃生物:全力打造新一代超高活性免疫诱抗剂 qrcode

−− 专访蓬勃生物总经理孔波先生

2020-03-16

世界农化网中文网报道:2019年,ZNC(智能聪)这个名字高频出现在各种行业会议和媒体上,引人瞩目的是“超高活性”的表述,据称这种野生植物内生菌的粗提物活性是云苔素内酯的10倍、是黄腐酸的10000倍、是腐殖酸、海藻酸的100000倍。至于其功能,反复出现的是这样一段“跨界”论述 —— 不是植物生长调节剂,但可以诱导植物产生内源激素;不是杀菌剂,但可以诱导植物抵抗真菌、细菌及病毒等病害;不是肥料,但可以大幅度提高作物对肥料的利用率。
 
随着GB/T37500-2019国家标准的颁布,意味着肥料进入后植调剂时代,各类增效产品纷纷对标植物生长调节剂。山东蓬勃生物的ZNC(智能聪),在生物刺激素行业和药肥增效市场不断引发关注和轰动的同时也引发了不少质疑:ZNC(智能聪)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物质?如果是混合物,那么支持其超高活性的具体成分是什么?对这种超高活性成分,有提纯和分离计划吗?如果是真正的原创发现和技术,ZNC(智能聪)又是诞生于什么样的平台?近日,山东蓬勃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孔波就这些问题向我们全方位揭开ZNC(智能聪)的神秘面纱。
 


山东蓬勃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孔波
 

您能向我们介绍下ZNC(智能聪)发现的背后故事吗?
 
孔波:ZNC(智能聪)不是偶然发现的,是理论指导下经团队研究发现的,2019年全面推广之前,我们已经做了10年的研究。
 
ZNC(智能聪)的发现源于野生植物与根系内生菌互做理论,野生植物及根系与内生菌的互惠共生作用在野生植物万亿年的生存生长过程中意义重大,其微量代谢物产生了巨大作用,由此衍生出野生植物内生菌代谢物具备超高活性免疫诱抗功能的理论。
 
在上述理论的指导下,多名海归科学家对国内外的目标微生物进行了代谢物筛选,2010年有了突破性进展,2014年创立了蓬勃生物进行产业化,ZNC(项目)的创制科学家们就是蓬勃生物的联合创始人,丁新华、张民、王勇、储昭辉、李福川等专家为项目的开发及产业化做出了突出贡献。

公司在筛选到这种超高活性的微生物后,又做了哪些系列工作?

孔波:在超高活性筛选获得突破之后,蓬勃生物协同山东大学、中国农业大学、山东农业大学等10余支科研团队进行联合创新,成立“植物内生菌天然产物农业应用协同创新中心”,形成了微生物代谢工程——天然产物分离——植物营养学——植物生理学——植物病理学——生物农药、功能肥料、药肥一体等多学科交叉的技术集成创新平台。
 
这个平台的研发方向主要是——围绕智ZNC(智能聪)主要成分、检测方法、理化性质等进行研究;对ZNC(智能聪)抗细菌、真菌、病毒抗病机理进行了研究;ZNC(智能聪)提高肥料利用率机理进行研究;基于ZNC(智能聪)的肥料增效及农药增效新产品的开发及产业化。

蓬勃生物技术研发中心现有实验室面积1800平方米,配备各类功能实验室,如生测室、有机实验室、无机实验室、分子生物学实验室、基因测序室、微生物学实验室、功能肥料研究室等;先后购买各类高端仪器近500余台套,如高效液相色谱仪、3730XL基因测序仪、高速冷冻离心机、PCR扩增仪、生物显微镜、原子荧光光度计等;先后引进高学历人才3人,研发中心全职研发人员近40人,硕士以上学历占比90%。
 
在产业化方面,蓬勃生物年产300吨的智能聪原料生产线于2020年1月正式投产,可满足300万吨功能肥料需要。
 
ZNC(智能聪)是内生菌的代谢产物,作为一种混合物,目前确定的活性成分主要有哪些?其中超高活性的组分主要是?分离提纯研究目前处于什么阶段?是否有新化合物创制计划?
 
孔波:ZNC(智能聪)确实是混合物,公司也是以混合物作为产品进行推广,其有效成分主要是嘧啶核苷类、氨基酸类、寡糖类、环肽类物质,其中嘧啶核苷类物质和环肽类物质都具备很高的活性。
 
对智能聪的成分我们进行过检测,确定其不含有目前国内外已经登记的植调剂类物质(个别物质微量存在,但浓度远低于检测线),并且其超高活性物质也不是目前已知化合物。
 
截至目前,智能聪混合物作用机理基本明晰,但主要的功能单一组分正在研究中。
 
目前公司正在对ZNC(智能聪)根据功能进行分类研究,按照免疫诱抗类物质、促生类物质、提高肥料利用率类物质进行划分,分别找到其核心作用的单一化合物,根据功能不同对混合物进行分离,进而开发出不同功效的产品进行分类推广及后续研发。
 
“科研创新无止境”,在确定单一组分和新化合物创制方向上,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围绕研发需要公司不断在引入不同领域的科研专家加入智能聪研发团队,目前公司研发方面生物测定已达到分子水平、天然产物结构鉴定达到质谱水平、酶联免疫检测方法开发达到单抗水平,后续还要进行研发短板补充,尽快完成新化合物创制工作。
 
ZNC(智能聪)的作用机理是什么?是否有权威第三方的实验报告和数据?
 
孔波:ZNC(智能聪)的主要作用机制有一下5个方面:
 
1、可诱导植物产生内源激素(生长素、赤霉素及细胞激动素等),提高宿主植物种子的萌发率、调节作物生长发育等;
2、提高植物C、N、P 等元素的代谢循环效率,提高叶绿素含量和净光合速率,改善作物的产量及品质;
3、提高植物SOD及POD含量,提高CAT和PAL活性,降低电解质渗出率和丙二醛(MDA)含量,提高非生物胁迫(抗寒、旱、涝、热、药害肥害等)的抗性;
4、激活SA通道,促进了活性氧的爆发,促进胼胝质的沉积,提高植物真菌、细菌、病毒的抵抗能力(其中诱发RNA干扰,促进基因沉默是抗病毒的重要机理);
5、诱导土壤根际微生物种群数量和有益微生物数量,通过根际微生物代谢物改良土壤结构。
 
多年来,公司联合中国农业大学、山东大学、山东农业大学、烟台农科院、中国农科院、新疆建设兵团、黑龙江农垦等科研院所做了大量田间及室内试验:如能够提高小麦(烟农16)盐胁迫下发芽率26.09%-78.26%,最长根增加24.01%-125.15%;能够提高花生产量8.28%-87.93%,促进水稻增产6.3%-10.20%;能够促进西红柿提早开花5-7天;能够提高大樱桃(美早)的产品品质,能提高果实VC含量23.31%;能够提高黄瓜的抗病能力,病叶率减少12.6-18.1个百分点等。
 
作为一个跨界(多功能)产品,ZNC(智能聪)如何定位?在药肥增效市场,智能聪的优势在哪里?
 
孔波:目前我们还是将ZNC(智能聪)定位成生物刺激素类产品,主要在肥料增效剂、农药增效助剂等方面进行推广。
 
ZNC(智能聪)的优势在于其安全无毒、活性超高、使用成本极低、功能齐全,作为肥料增效剂/农药增效剂添加合法,可全面替代现有的植物生长调节剂。
 
首先智能聪不是植物生长调节剂,不存在“非法添加”问题,但可以诱导植物自身产生内源激素,其次就是智能聪活性很高,纳克级别功效显著,再者就是智能聪来源于自然生态系统,是一种微生物代谢产物,安全无毒。
 
与国民众捧的芸苔素内酯相比,智能聪促生抗逆的浓度为0.05-10ppb,是芸苔素内酯的20倍,亩成本则是芸苔素内酯的20%左右,芸苔素内酯归属于植物生长调节剂,而智能聪更符合生物刺激素范畴。

ZNC(智能聪)项目在公司处于一个什么的地位?公司将采用什么样的推广策略和计划?目前取得的成绩如何?
 
孔波:蓬勃生物是一个平台型公司,ZNC(智能聪)是我们的核心项目,也是一个战略产品,还远远未达到终极形态,一方面新的、具备超高活性的专利菌株被不断筛选出来,另一方面对天然代谢物的深入研究还在继续,尽管我们目前的智能聪产品(原料和制剂)已经表现出很强的竞争优势,但发展潜力还很大,甚至说才刚刚开始。
 
目前,智能聪的推广主要分为两个板块。
 
一个是原料销售,主要面向肥料/农药生产企业,目前已与国内数十家知名农化企业(因需要保守商业秘密,这里不提具体企业名称)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且计划在国内不同细分领域的头部企业寻找战略合作伙伴,进行品牌授权等深度合作;
 
二是制剂销售,面向经销商和终端用户,目前公司的制剂产品在新疆、内蒙、东北、华北等地已经取得不小成绩,在局部市场已经形成品牌效应。2020年将逐步发展区域合资销售公司的模式,在国内空白市场挑选高度认同感的优秀经销商或个人共同发展。
 
此外,2019年与我们与山东万豪集团联合成立山东鼎豪生态肥业,重点开发并生产含智能聪的功能控释肥料,2020年将进行全国推广;公司19年也参加了多场涉及国际贸易的行业会议,反馈良好,国际贸易部正在组建之中。
 
作为一个原创发现/技术,从混合物到单一活性成分,ZNC(智能聪)还面临着艰巨的发展路径,蓬勃生物是否有考虑引入外界资本和技术的计划?
 
孔波:我坚信智能聪是一个引领行业转型升级的原创发现和技术,但要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成功,需付出更多努力,实际上在2019年之前,我们一度面临非常大的困境,2019年以后随着行业规范力度增大,产品功效也逐渐被企业和用户认同,公司才算正式进入一个快速发展期。
 
ZNC(智能聪)未来的发展,肯定还会面临诸多挑战,尤其是作为一个原创项目。当年芸苔素从发现高活性到具体化合物确定,历经了40多年的研究,ZNC(智能聪)才刚刚走过10年,我们也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
 
蓬勃生物不但要做好基础科研和应用研究,还要做好商业推广;不但要逐步告诉行业核心化合物的结构及作用机理,还要引领行业内的龙头企业大规模应用,如何调整好科研和成果转化的关系,如何让使用者长久受益都是我们要考虑的问题。
 
从原创发现到单一化合物,这条路很长,从另一个角度看,智能聪的生命周期也会很长,未来市场规模的级别至少在10亿以上。
 
对于战略投资,我们现在主要是引入产业投资机构,相比资金,我们更看重战略投资者在农化领域的行业资源,另外公司也在推进科创板上市,正按部就班的进行中。
 
未来的蓬勃生物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企业?
 
孔波:首先蓬勃生物要发展成农化领域研发创新型的平台公司,吸引更多科学家围绕平台研发新技术,其次蓬勃生物要做农化领域产业化的平台公司,吸引经营型人才围绕平台联合创业。
 
我们既要吸引不同研究领域专家围绕蓬勃生物形成协同创新,不断产生新技术新产品,也要通过制度创新吸引行业内的经营精英围绕蓬勃生物平台进行创业。
 
这次突如其来的疫情对农化行业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孔波:疫情的发生加速了行业淘汰和行业整合速度,在行业规范的大背景下,我们农化行业要做好几件事:1做好企业经营质量,经营质量差,资金链紧张的企业很容易被淘汰;2、做好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核心优势明显企业才有存在的意义3、行业协作加强,在协作的大背景下,长板效应更有意义;4、行业越规范,人工成本越高,原创技术越重要。
 
肥料行业会越来越规范,GB/T37500-2019的颁布,关上了肥料非法添加调节剂的大门,同时也打开了生物刺激素尤其是各类新型生物刺激素的“增效”市场空间。因为多是天然产物,生物刺激素大都是混合物,但这不代表其活性和作用就不如单一化合物。目前混合物在医药和农业上应用都比较广泛,人体注射用肝素就是多种糖胺交替组成的黏多糖硫酸酯,农业应用的腐殖酸、聚谷氨酸、壳寡糖等也是多种物质或聚合物组成的混合物。孔波认为ZNC(智能聪)超高活性颠覆了很多人甚至一些科学家对高活性物质的认知,其全面的促生、抗逆、抗病、提高肥料利用率功能是非分罕见的,ZNC这一原创研究在新型生物刺激素细分领域也处于国际领先水平,因此具有极高的科研价值和应用推广价值。
 
谈到已经到来的2020,孔波表示ZNC的高性价比和立竿见影的功效已经被不少企业认同并大量采购,2020年预计销售额会达到5000万左右。而且ZNC不同功能的单一物质分离纯化结构鉴定仍在持续推进,各种功效的机理研究越来越深入,今后ZNC的研究会连续发表在国际TOP期刊,希望生物来源的ZNC能够在特肥、杀菌剂、安全型除草剂、拌种剂、土传病害及杀线虫剂开发提供新思路、新材料,并产生“神奇”功效。ZNC(智能聪)作为蓬勃生物在植物内生菌天然产物农业应用领域的原创成果,虽然已经展现巨大潜力,但还一个未完成的形态,笔者也希望ZNC(智能聪)的研究和应用能走向更大的成功。
 
如果您对智能聪感兴趣,欢迎联系企业详聊:
 
TIDE GROUP
来源: 农资头条
我要评论 收藏 打印
邮件分享

图片 0/1200

图片 0/1200

热搜产品

热门资讯

热门话题

产品名称:
公司名称:
产品简介:
链接地址:
订阅 评论

订阅 

订阅Email: *
姓名:
手机号码:  

订阅世界农化网的每日电子邮件提醒.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微信“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