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降低化学农药使用 大力发展生物防治 (附法国登记的微生物农药登记名单) qrcode

2020-02-14

世界农化网中文网报道:在上月21日于巴黎举办的第六届生物防治年度会议上,生物农药的发展被摆在法国政治议题的首位。会上,法国农业部部长Didier Guillaume确认了法国生物农药发展的规划图,其中包括在未来5年里对生物农药行业的支持措施。
 
据EURACTIV(欧盟官媒)法国报告显示,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法国正在努力降低化学农药的使用,但同时也在生物农药开发方面加倍努力,并着力推动整个欧洲层面为生物农药行业制定更有利的法律法规。
 
法国在近三年里对化学农药禁限用主要事件
 
2020年1月:法国禁用新烟碱类杀虫剂氟吡呋喃酮和氟啶虫胺腈。
 
2019年12月:法国国家食品环境及劳动安全管理局(Anses)宣布将36种含草甘膦(Glyphosate)的除草剂下架,这36种产品占2018年所有草甘膦产品使用量的3/4。
 
2019年6月:法国食品、环境和职业健康与安全管理局(ANSES)宣布禁止销售氟环唑,称其疑似致癌物质,还可能会危害人类生殖健康,有“令人担忧的危险”。
 
2018年11月:法国政府公开商议Ecophyto II + 计划草案,目标在2025年前减少50%化学农药用量。
 
2018年9月,法国禁止销售与使用五种新烟碱类杀虫剂(噻虫胺、吡虫啉、噻虫嗪、噻虫啉、啶虫脒),是欧盟首个为保护蜜蜂种群禁用新烟碱类杀虫剂的国家。
 
全力支持 法国生物农药快速发展

据法国生物防控行业协会IBMA的数据,2018年法国生物农药市场占全国农药总市场的8%,达到1.7亿欧元。该组织秘书长Denis Longevial le表示,预计到2020年,这个比例将会达到10%,目标是在2030年达到30%。
 
整体来说,法国的生物农药发展相较于欧洲其他国家,发展的相对较快,但是这种快速发展也并非偶然。
 
法国生态与团结化转型部部长Elisabeth Borne表示,2018年法国的化学农药销售额激增,这与国家制定的到2025年化学农药使用量减半的目标看似相悖,实际上这也显露出化学农药作为一种农业模式,似乎已经到了它的寿命,生物农药正迎来最好的发展时机。
 
更好的利于生物农药发展的法规框架,促进了法国生物农药的快速发展。Denis Longevial le表示,过去的十年来,法国一直在研究生物防治问题。2014年,法国制定了一个战略,并计划启动这一项战略,其中的主要内容正在评审中,未来的10年将是具体实施的时间段。
  
另一个优势是,生物防治产品得益于该类产品登记和上市批准申请的加速程序。ANSES对化学农药产品的评估期一般为12个月,而对生物防治产品的评估期仅为6个月。但是在欧洲,情况并非如此,那里的生物防治问题既没有标准定义,也没有经过调整的登记和上市程序。
 
表一: 法国L.253-5和L.253-7条款条下的生物防治植物保护产品清单(只列出微生物产品名单)

A部分:微生物生物防治产品
Adoxophyes orana GV strain BV-0001
茶小卷叶蛾颗粒体病毒菌株BV-0001
Ampelomyces quisqualis
 白粉寄生孢
Aureobasidium pullulans (strains DSM 14940 and DSM 14941)
出芽短梗霉菌株DSM14940及DSM14941
BACILLUS FIRMUS I-1582
坚强芽孢杆菌I-1582菌株
Bacillus pumilus QST 2808
短小芽胞杆菌QST 2808菌株
Bacillus subtilis str. QST 713
 枯草芽孢杆菌QST 713 菌株
Bacillus thuringiensis subsp. aizawai
苏云金芽胞杆菌aizawai亚种
Bacillus thuringiensis subsp. kurstaki
苏云金芽胞杆菌kurstaki亚种
Beauveria bassiana strain 147
球孢白僵菌147菌株
Coniothyrium minitans
盾壳霉
Cydia pomonella granulosis virus
苹果蠹蛾颗粒体病毒
Gliocladium catenulatum souche J1446
链孢粘帚霉 J1446菌株
Helicoverpa armigera nucleopolyhedrovirus
棉铃虫核多角体病毒
Isaria fumosorosea Apopka strain 97
玫烟色棒束孢菌 97 菌株
Lecanicillium muscarium strain Ve6
蝇蚧疥霉Ve6菌株
Metarhizium anisopliae var. anisopliae BIPESCO 5/F52
金龟子绿僵小孢变种
Phlebiopsis gigantea
大伏革菌
Pseudomonas chlororaphis MA342
绿假单胞杆菌MA 342
Pythium oligandrum
寡雄腐霉
Streptomyces K61 (formerly S. griseoviridis)
链霉菌属K61(即S.griseoviridis))
Trichoderma asperellum strains ICC012 T25 and TV1
哈茨木霉ICC012,T25和TV1菌株
Trichoderma asperellum T34
哈茨木霉T34菌株
Trichoderma atroviride I-1237
深绿木霉I-1237 菌株
Trichoderma atroviride I-1238
深绿木霉I-1238菌株
Trichoderma atroviride T11 et Trichoderma asperellum T25
-
Trichoderma gamsii ICC080
盖姆斯木霉菌株ICC080
Trichoderma harzianum Rifai strains T-22 and ITEM-908
哈茨木霉T-22和ITEM-908菌株
Pepino mosaic virus, strain CH2, isolate 1906
凤果花叶病毒CH2株系1906分离株
Benign zucchini yellow mosaic virus
西葫芦黄色花叶病毒

欧洲市场需求增势稳定 登记监管仍是主障碍

欧洲是全球生物农药的第二大消费市场,欧洲的生物农药在过去几年也取得了快速发展。但是,不幸的是,由于欧盟的监管程序复杂繁琐,生物农药的发展面临了一些阻碍。据了解,目前欧盟仍然实行的是91/414法规,微生物、生物化学和化学信息素的生物农药,仍与化学农药放在同一监管框架下登记,对生物防治产品的登记评审和化学农药要求相同。这就导致了生物农药的登记时间和成本大幅提升,严重打击了公司在欧洲申请登记和投资相关研发项目的积极性。
 
目前,美国在生物农药的研发、登记和使用等方面,均处于全球领先地位。美国农药登记评审机构 - 美国环保署已成为生物农药监管的世界领导者。美国通过改进生物农药试验方法,降低数据要求,大幅减少了生物农药的登记时间和成本,开创了全球生物农药登记简化的先河。结果是,美国农民现在可使用许多经济有效的生物农药替代化学农药,使得美国在生物农药的使用领域处于领先地位。 
 
坦率地说,如前所述,欧盟的监管程序仍然很复杂。尽管已经制定了一些特殊规定,但基于微生物、生物化学和化学信息素的生物农药,仍与化学农药放在同一监管框架下登记的思路,明显不合常理。 想象一下,立法规定的措施本意是支持“低 风险”产品的登记,但在实践中并未如此。此外,用于有机和传统农业生产的产品规则之间存在明显的不一致。 
 
因此,可以预见,在未来的时间里,欧盟将需要修订欧盟91/414法规,简化生物农药的登记流程,尤其是天然物质,以及简化欧盟成员国之间的相互认可流程。 
 

AgroPages世界农化网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版权!

我要评论 收藏 打印

图片 0/1200

图片 0/1200

世界农化网

热门资讯

热门话题

产品名称:
公司名称:
产品简介:
链接地址:
订阅 评论

订阅 

订阅Email: *
姓名:
手机号码:  

订阅世界农化网的每日电子邮件提醒. 

联系龙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