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Searchuser

深度 | 巴西的新危机:农药非法贸易——比毒品更有利可图 qrcode

2020-02-13

世界农化网中文网报道: Waldir Brasil可以看出卡车司机吓坏了。他的手在发抖,膝盖也在颤抖。高速公路警察表示,不管司机的拖车后面有什么东西,这都是违法的。
 
巴西和巴拉圭共享一条广阔的、几乎不受控制的边境线,这是拉丁美洲最有利可图的走私路线之一,Brasil在这里看到过一切可以想象的非法商品。但是现在,另一种非法商品,一种直到最近他们都无法想象的商品,越来越多地出现了。
 
他掀起了覆盖卡车货物的防水布。是农药。
 
事情发生在去年10月,藏在几袋谷物下面的是12000磅农药甲氨基阿维菌素苯甲酸盐。这批黑市价值超过200万美元的非法农药产自中国,然后走私到巴拉圭边境,其药效是巴西所允许的两倍。警方称,司机曾计划带着这批货向北行驶700英里,由一个名叫“斗牛犬”的人负责接应。
 
Brasil对这批货的规模和犯罪团伙的胆大妄为非常震惊,觉得自己好像站在一个巨大的、未知的下层世界的入口。在某种程度上来看,确实如此。
 
在过去二十年里,像走私农药这种看似平庸的产品已经悄然发展成为世界上最赚钱、最不为人所知的犯罪行为之一。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去年的报告称,农药在实验室和车库中掺假、像毒品一样被贩卖、被帮派和黑手党介入、假冒和违禁农药充斥于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其对环境和社会的影响“非同小可”。
 
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农药每年导致300万人中毒,20多万人死亡,其中绝大多数发生在发展中国家。研究人员说,过度使用农药会毒化土壤、污染水源并破坏生态系统。非法且不受管控的贸易进一步加剧了所有这些危害。
 
巴西农化品贸易协会CropLife的高级官员Javier Fernández说:“农药非法贸易几乎不为人知,但又很常见。这是个大问题”。现在,随着气候变化和对食物需求的增加,对农药的需求也在增加,“农药非法贸易规模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暴力。”
 
在美国销售巴西食品的跨国公司表示,他们的产品是安全的。在这里采购农作物的美国生产商Bunge表示,其与农民的合同中包括“要求负责任地使用农药”的条款,并对其产品进行“化学分析,以确保其安全性”。世界上最大的浓缩橙汁生产商Citrosuco表示,它要求水果种植者只使用“经批准的”农药。Cargill表示,其实施“持续监控”,以保证生产商“尊重社会和环境立法”。
 
分析人士认为,测试无法确定农产品在种植过程中是否使用了假冒农药。
 
联合国粮农组织研究非法贸易的Mikhail Malkov说:“犯罪团伙有很多方法可以制造‘完美’的非法农药混合物。有很多技术,包括复杂的掺假和混合方法,天知道他们在农药桶里放了什么。”
 
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称,大约10%的农用化学品贸易是非法的,这是一个价值2200亿美元的快速增长的市场。自2007年以来,这一估值翻了一番。
 
有人甚至认为这一比例被大大低估了。该组织研究非法农药的专家Leon Van der Wal认为:“这一比例很可能要大得多”。他说,尽管欧洲采用了“针对非法交易者的行之有效的反情报程序和情报手段”,但这一比例仍达到14%。在巴西,这一比例为20%,年交易价值达20亿美元。
 
有时,合法农药和非法农药的区别只不过是一张纸而已。法规因国家而异:在此地合法的产品在其他地方却合法。法律和价格之间的差距是走私者的利润空间—将产品跨境运输,以更低的价格占据合法市场。
 
但其他时候,这些化学物质从一开始就不合法。在乌克兰的顿巴斯,调查人员在2017年末发现了专业化的作坊生产出的数万磅假冒农药。印度工商联合会指出,造假者将“不合格的成分”灌入有正品标签的瓶子,然后“在市场上抛售非法产品”。在巴西内陆,非法生产商通过在线销售他们的化学品,绕过了传统市场。
 
官员和分析人士指出,跨国犯罪正越来越多地针对农业经济规模大、法律监管薄弱和边境无人管理的国家。
 
以农药为主
 
对巴西来说,没有什么产品比农药更重要了。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大豆、柑橘和咖啡生产国,巴西每年出口约1000亿美元的农产品。分析人士称,如果没有农用化学品,农产品产量将减半。根据农业情报公司Phillips McDougall提供的数据,巴西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农药市场。2018年,巴西的农药贸易额为101亿美元,超过了印度和中国的总和。
 
在农业区,到处都能感觉到农药的存在。路边饭馆的招牌旁都是农药广告。飞机从头顶飞过,给庄稼撒药。在一些城镇,农药商店的数量几乎超过了教堂。
 
东北小镇Limoeiro do Norte的环境活动家兼教师Reginaldo Ferreira de Araújo说:“他们在这里的每个角落兜售农药。整个城市都对农药行业十分青睐”。
 
生意只会越做越大。一年前,雅伊尔•博索纳罗总统的就任开启了这个拉丁美洲最大国家农药使用的新时代。博索纳罗总统任命Tereza Cristina为农业部长。Tereza Cristina来自南马托格罗索州的心脏地带,被批评家们称为“有毒的缪斯”。此后,博索纳罗政府批准的农药数量比过去14年来的任何时候都要多。
 
与此同时,博索纳罗政府的官员们很少公开谈论非法贸易。参议员们在八月份讨论了加大对农药走私的刑事处罚,但迄今还没有采取行动。农业部也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有时候,Fernández觉得似乎没人在意。五年来,这位CropLife的官员每月都会收到一份提到非法农药的新闻综述。起初,这些报告只有两三个链接。“现在,有五六页的链接”,他说。“一页又一页。现在,暴力就是我看到的趋势之一。”
 
蒙面武装劫匪正在袭击全国各地的农场,不是为了钱或毒品,而是为了农药。11月,持枪歹徒在一个农场劫持了三名人质,并抢走了价值5万美元的农用化学品。9月,一个武装团伙劫持了80名人质,并在搜寻农药的过程中毁掉了所有东西。
 
在与巴拉圭的边境交界处,海关执法非常宽松甚至不执法,情况看起来更加危险。巴拉那州的警察发现了装满非法农药的汽车。在邻近的南马托格罗索州,2019年收缴的农药重量翻了一番,警方和检察官越来越多地抱怨情况失控。
 
靠近巴拉圭边境的南马托格罗索州Dourados市的州检察官Ricardo Rotunno说:“如果考虑到各方面的因素,农药比毒品更有利可图。”他认为巴西的这一产业价值可能高达30亿美元。
 
他说:“巴西必须正视这一新的现实。” 
 
“农药黑手党”介入
 
Luciano Stremel Barros几年前就发现了这一问题。
 
他是一个关注边境发展的非政府组织的主席。在过去两年里,他沿着边境跋涉多次,并与几十名执法官员进行了交谈。很快,他就拼凑出了穿越南美的农药走私路线。他去年提交给立法机构的自制地图看起来像是众多支流汇聚成一股洪流,然后又分散开来。
 
巴西与巴拉圭的边境线长达300英里,大部分农药都是通过漏洞百出的检查站流入的。Stremel 说:“这是很难控制的事情,没有足够的监控。”
 
对于一些边境城镇,与其说是监控太少,不如说是根本没有监控。边境巡逻最少的地区之一是Ponta Porã镇。它与巴拉圭的Pedro Juan Caballero之间没有任何边界。没有任何墙、栅栏、路障,什么都没有。除了语言不同外,这些社区融合得天衣无缝,几乎不知道哪一处属于哪个国家。
 
一名国际刑警组织的调查员三年前来到此地,出于对自己生命的担心,他要求匿名。他发现了一个致命的边境城镇,那里充斥着强大的巴西帮派,他们为走私路线而战。他们走私枪支、毒品、香烟,以及特工此前能想到的一切东西。
 
但他说,去年年初,一名线人向他透露了一笔他从未听说过的交易的细节。一个当地称之为“农药黑手党”新团伙正在大量兜售农药,而且只兜售农药,并赚得盆满钵满。
 
“我从来没有想到有这种情况,也从来不知道这些是可能发生的”,他说。
 
这名特工说,他很快就发现了一个团伙,不仅走私农药,还在边境城镇自己生产农药。他说,仅仅5升就能卖到800美元。
 
但他对走私者被逮捕感到失望。如此一来,他所在的国际刑警组织办事处就失去了进一步调查的资源。当地政府几乎不知道存在这一问题。巴拉圭海关高级官员Juan Carlos Amarilla Rojas告诉《华盛顿邮报》:“我对此了解不多。”
 
这位国际刑警认为,走私者过于“谨慎”。
 
事实上,《华盛顿邮报》联系到的边境城镇的三名农药贩子拒绝对他们从事的交易发表意见。他们说,不是因为他们怕警察,而是因为他们不想提醒潜在的竞争对手他们赚了多少钱。
 
执法官员说,即使他们被逮捕,问题也不大。在巴西,非法贩卖农药的最高刑期不到四年,是走私毒品的四分之一,因而没有足够的威慑力。
 
Stremel说:“这是无声的犯罪,就像从未发生过一样。”

AgroPages世界农化网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版权!

我要评论 收藏 打印

图片 0/1200

图片 0/1200

世界农化网

热门资讯

热门话题

产品名称:
公司名称:
产品简介:
链接地址:
订阅 评论

订阅 

订阅Email: *
姓名:
手机号码:  

订阅世界农化网的每日电子邮件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