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Searchuser

北非农化市场观察:农业概览、登记剖析、市场展望 qrcode

−− - 专访北非五国的六家领先企业

2019-10-15

近些年随着中东、拉美、东欧这些新兴市场的逐渐成熟,非洲这个相对较新,发展潜力较大的区域开始引起行业的关注,许多企业,尤其是中国和印度企业都在纷纷考虑布局非洲市场。北非是非洲地区重要的农化市场区域,但由于行业里缺乏翔实的市场数据以及盛传该地区登记难度较大,因此该市场一直存在一定的神秘感。笔者借此次撰文之机,访谈了北非市场不同国家的优秀企业,希望可以通过这些本土企业提供的信息和分析拂去这片市场上笼罩的神秘面纱。
从地理位置上来说,北非通常指位于非洲北部地中海沿岸的国家,包括埃及、利比亚、突尼斯、阿尔及利亚、摩洛哥和苏丹这6个国家。农业是北非大多数国家的关键产业,农业在这一地区国内生产总值中的平均贡献率约为13%,对就业的贡献约为25%。北非的农业区位于沿海地区和河谷,作物的种植严重依赖降水,该地区小农户很普遍。土地的地形特征和气候条件对农业的影响较为显著,因此在北非,除突尼斯外,其余国家的耕地面积普遍较少(见表1)。
 
表1 北非国家农业概况

北非各个国家的农用化学品市场差异很大,其市场潜力,立法和机构因国家而异。从数据来看,埃及是消费量最大的市场,拥有3.5亿美元的市场价值,其次是摩洛哥,2.2亿美元,阿尔及利亚9000万美元,突尼斯5000万美元。
 

 
农业状况一览
 
埃及的农业用地面积主要分布在尼罗河谷和三角洲地区,在西奈半岛也有少部分绿洲和耕地。尼罗河作为特殊水源,其附近的土壤非常肥沃。埃及总耕地面积为720万费丹(1费丹= 0.42公顷),仅占土地总面积的4%,政府还在继续努力扩大投资,希望再开垦300万费丹的可用耕地。除了地中海沿岸的一些雨水灌溉区外,埃及剩余的作物区都采用机械灌溉。在过去四十年,埃及增加了90万费丹的新开垦农业用地。
 
在埃及,土地所有权是分散的,农场的平均规模为2.5费丹。每年播种的总面积约为1150万费丹,这意味着种植比例约为2:1。埃及的气候干旱,阳光充足,地中海沿岸的年平均降雨量为60至190毫米,尼罗河三角洲的年平均降雨量为25至60毫米,北埃及和邻近地区的降雨量不到25毫米。
 
表2 埃及种植的主要作物
埃及的农业总产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1.5%左右,约为271亿美元。埃及种植多种大田作物和经济作物,包括水稻、棉花和蔬果。小麦是主要的冬粮谷物作物,从种植面积来看是埃及第一大主要作物;其次是水稻,种植面积接近160万费丹,被认为是仅次于棉花的第二大出口作物;玉米种植面积为85万费丹,其至少50%的产量用于牲畜和家禽饲料。棉花是埃及最重要的纤维作物,也是主要的农业出口作物。甘蔗是北埃及主要的糖料作物,大约90%的产量用于糖提取。尼罗河三角洲地区也大面积种植甜菜,为埃及的制糖业做出贡献。埃及三叶草(berseem)是尼罗河谷和三角洲区域种植的主要冬季饲料作物,种植面积120万费丹,是埃及种植面积最广的饲料作物。
 
柑橘是第一大蔬果作物,种植面积约为53.5万费丹,其中橘子占柑橘总产量的85%。埃及还种植其它一些亚热带水果,包括葡萄,核果和梨果。番茄在埃及可以种植三季(冬、夏、秋),约占埃及总种植面积的3%。但由于番茄曲叶病毒,早疫病和晚疫病以及线虫的影响,番茄作物的损失很大。

农化市场概述
 
埃及农业用农药总消费量高达9000吨,用于1500万英亩的夏季和冬季作物。埃及人均农药消费量为73.5 毫克/年,低于国际平均水平(385毫克/年)5倍之多。
图1 2018 年埃及农药进口情况

埃及从全球27个国家进口农药,从近年来出口到埃及的农药数量(根据原产国)显示,中国在埃及农药进口总量中排名第一,2018年的出口量为2000吨,占埃及总农药进口量的21.03%,其次依次为印度(2018年出口量为1700吨,占比18.93%)、德国(1200吨,13.36%)、西班牙(5.51%)、日本(4.31%)、法国(3.26%)和瑞士(2.55%)。
 
按通用名算,在埃及登记的农药总数为273个,如果按商品名称统计,登记的农药产品为1586个。在埃及市场上主要使用的农药产品见表3。生物农药在埃及还没有流行起来,不过苏云金芽孢杆菌已在埃及获得登记。另据StarChem Industrial Chemicals的总经理兼技术经理Walaa Abdel Ghany El Sayed博士提供的数据显示,生物农药的使用量占总农药使用量的11.4%。
 
表3 埃及市场上常用的农药品种
 与埃及的农业生产要求相比,农药的支出约为6%,每费丹成本为60埃及鎊。农业生产中使用的农药总成本约为20亿埃及鎊。
 
埃及一共有23家农药厂,其中有20家工厂都在从事农药制剂加工和分装工作,还有3家工厂进行知识产权保护之外的农药合成。

农药登记和监管制度
 
阿拉伯埃及共和国农业农垦部农药委员会(APC)是负责埃及农药登记及使用批准及监管的唯一法定机构,APC的决议对所有利益相关方和其它相关方都具有约束力。APC根据其确定的标准以及粮农组织在这方面发布的国际行为准则,监督指定机构进行实验室和农业实践的质量保证工作。
 
APC赞同有助于合理使用农药和实施有害生物综合治理(IPM)政策和战略的所有行动。所有使用农药的人必须持有APC颁发的农药施药许可证。在通过针对此类事项的APC专门培训计划后,该许可证可授予拥有文凭的农药申请人,许可证每四年更新一次。
 
APC一直秉承粮农组织对“农药”一词的定义以及粮农组织“行为守则”中提到的“安全”概念,安全意味着农药必须对人类健康和环境安全以及对农作物和农产品友好。根据欧盟委员会(EC),美国环保署(U.S. EPA)或任何其他受理机构的登记农药参考数据库,APC以“农药原药”或“制剂”形式对农业用农药进行登记。未经APC登记批准,且符合相关法令规定的条件和程序的产品,禁止在埃及进行生产、配制、分装、进口、交易、处理或使用。
 
在埃及登记农药的程序如下:
 
1. 登记申请者须提交预备文件,如表格副本,并提及将在埃及注册的产品(该表格需包括如下信息:产品有效成分及其含量、目标防治对象、使用量、目标作物、商品名称、当地公司名称、制造商名称)、技术数据表、ICAMA证书和授权书。
2. 每登记用于一种作物或一种害虫,需要两年时间做田试。
3. 田试样品应每年(连续执行两年)发送给农业部,包括在开罗中心实验室做的PHI测试和理化特性分析的附加样品。
 
埃及农药登记的数据要求如下:
 
1. 授权书(所在国家的商会和埃及大使馆认可的原件)
2. 生产许可证(所在国家的商会和埃及大使馆认可的原件)
3. 原产地证书(例如ICAMA证书)
4. 杂质分析证明
5. 成分证明
6. 保证书
7. 产品原产地标签
8. 技术数据表
9. 制剂产品的急性毒性研究
10. 原药的亚慢性毒性研究
11. 原药的慢性毒性研究
12. 制剂产品的生态毒理学研究
13. 制剂产品的分析方法
14. 残留物分析方法
15. 杂质的分析方法
16. MRL、ADI和PHI
17. 安全处理存储和处置
18. 包装保证书
 
在笔者撰写本文之前,询问了一些读者对于北非农化市场的看法,读者表示埃及市场登记相对比较困难。对此笔者特别向CAM FOR AGROCHEMICALS 公司的产品经理Yehia Hamada和StarChem Industrial Chemicals的Sayed博士咨询了原因。
 
Yehia Hamada表示,埃及的登记需要大约不少于两年时间,产品需按照欧盟标准进行两年的田试,即使是在获得APC登记之后。APC会对产品进行全面测试(包括:活性成分、杂质、储存、溶解度以及包装质量等)。为了获得田试结果,产品需要两年成功的生测结果。
 
对于中国供应商来说,APC总是检查ICAMA登记证号,以检查ICAMA的证书是否真实有效,以及ICAMA的详细信息是否正确。如果ICAMA证书过期,埃及当地的登记许可也随即过期。“有时中国供应商没有急性毒性研究,亚慢性和慢性毒性研究以及该产品的环境毒性研究。有时中国供应商要求埃及进口商承担所有合法化文件和样品运费,大多数埃及公司拒绝支付。这些可能都是让他们感受到困难的原因,”Hamada补充说。
 
除了以上信息外,Walaa Abdel Ghany El Sayed博士还谈到了其它一些因素:“APC严格遵守美国环保署和欧盟的规定,这意味着如果产品在欧洲被暂停或禁止,我们将直接在埃及禁止它。所以这可能会限制他们的选择,但我想这是非常安全的。
 
“在埃及,我们不能登记混剂(杀虫剂或杀菌剂),除非它以前在美国环保署或欧盟登记过。所以这也限制了我们的选择,让法规看起来更严格。但从另一方面讲,这是提高产品有效性的机会,因为它已经在欧洲或美国交易而没有兼容性的问题,”Sayed博士说道。
 
“我们的登记流程耗时约3年,您的读者可能认为这是一段很长的时间。但是,与巴西等其他一些需要耗费5到6年时间的国家相比,在埃及所花费的时间是可以接受的。”
 
除了登记方面的原因以外,公司的市场营销能力也很重要。Sayed博士认为即使在登记后,公司的能力也会深深影响后续的市场表现。比如商品质量就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埃及拥有一个高科技权威实验室(CLP),该实验室严格按照美国环保署,粮农组织,欧盟的规定和质量规范进行认证。因此,任何质量问题都将被检测到并与标准进行比较,因此公司会发现只要质量不符合国际标准,就可能导致大量货物被退回中国。
 
第二个原因,最近埃及的大跨国公司开始采取提供低价的策略,另一方面,中国公司给出的价格越来越高,只要价格接近,客户更愿意购买大公司的产品,这点埃及人非常有共识。“所以,我相信中国企业需要修改价格才能生存,并在埃及市场上获利,”Sayed博士表示。
 
“最后一个原因,我很伤心地看到,”Sayed博士说道,“一些中国公司挑小公司在埃及进行合作,他们中的一些缺乏公信力,不值得信任。除此之外,他们没有承担登记费用和长途旅行费用的能力,加上他们没有道德规范阻止他们使用非法方式达到他们的目标,最终上了APC的黑名单。遭遇到这些问题的中国公司觉得埃及市场难以进入,但事实并非如此。因此,我个人的建议是精确选择您的合作伙伴。”

中国的环保核查
 
数据显示中国是埃及最大的农药出口国,这使得中国和埃及的连接异常紧密,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对这一关系造成影响。Sayed博士说道:“近年中国的环境核查对相互业务影响很大。最近一些大工厂被关闭或停工,原药和原材料短缺的情况非常明显。这使得中国的产品价格更高,影响了它在市场上的竞争力。有些公司虽然可以提供产品,但时机不对,错过了种植季,产品对我们也就没有用了。因此,在最近发生的环境核查干扰之后,时机变得至关重要。”
 
中国环保核查对埃及从中国进口农药产生了影响,有些产品在全中国都没货,有些可用的产品价格提高了50-60%。而埃及的汇率波动也是影响进口的主要原因。
 
Yehia Hamada认为应对这一问题的解决方案是:有关当局支持无害农药,促进新一代农药的登记和生产,使他们能够用安全的农药替代有害农药。“如你所知,一些农药品类比其他产品便宜,如有机磷和氨基甲酸酯类农药,在埃及我们使用毒死蜱、马拉硫磷、乐果、灭多威、代森锰锌、草甘膦,所有这些产品在埃及没有新的未来,2023年埃及将禁止使用草甘膦,其他产品每年减少10%,APC始终建议当地公司登记新的农药(非专利农药)。此外,APC对来自中国和所有其他国家的农药登记和进口设定了许多限制,他们想控制非法农药交易,”Yehia Hamada说道。

埃及农化行业的挑战
 
Chema Industries 区域营销和业务开发经理(埃及及出口国家)Mohamed Arkoub总结道:“埃及农业在不断发展的过程中也面临许多很现实的挑战,比如气候变化对农作物种植影响显著;作物种植面积不稳定以及没有明确的种植策略导致农产品价格浮动较大;农业产出值在减少的同时,农业投入品等生产成本却在不断增加;劳动力短缺、工资上涨以及农业行业就业率的下滑导致种植模式发生变化;贸易协定、汇率变动和出口政策等政治经济问题也对农业生产和农化贸易造成影响;农化市场的更多新玩家加入导致供过于求(数量或质量),价格战,影响国内生产;农业领域里的数据和未来愿景不甚明晰。”
 
此外,Yehia Hamada还提到,埃及农药行业还面临假冒伪劣产品的问题,非法农药的贸易量占总农药消费的20%左右。埃及政府一直致力于打击农药非法贸易,近年情况有所好转。
 
 
摩洛哥是北非地区最具吸引力的农用化学品市场,全球领先的跨国公司非常青睐这个市场,纷纷在此建立分支机构或与摩洛哥公司合作开发市场。摩洛哥90%是自由市场,自由竞争占主导地位,另外10%的市场由国有企业占据。摩洛哥没有农药制造业,95%的产品是进口的即用成品,其余的则是在预混或浓缩的产品基础上进行制剂加工。另一方面,35%至45%的进口产品以小包装的形式包装,以满足小农户的需求。农药消费每年都有所不同,取决于气候,虫害压力,农民的耕种情况和市场预测。
 
摩洛哥每年进口1.6万吨至2.4万吨的农药,包括含270种活性成分的800种产品。粮农组织的统计数据显示,自1990年以来,摩洛哥农药消费量每年都在增加,从1986年的5千吨增加到2017年的2.4万吨。
 
从农药种类看,杀虫剂占据了摩洛哥农化市场40%至55%的市场份额,其次是杀菌剂(35-45%),除草剂(10-15%)。蔬菜作物的农药消费量约为35%,尽管其相对种植面积较小;其次是果园和葡萄园(30%),谷物(25%),然后是工业作物(10%)。
 
摩洛哥的农药由代表跨国公司的近50家公司进口,分销网络由1200个销售点组成,包括批发商,零售商,合作社,农业公司和公共机构。
 
“在摩洛哥,温室农作物或者用于出口的作物的用药非常重要,这些农民在严格的质量管理体系下实现了非常高的产量,并且达到了质量认证链中的各项标准。有数据显示,在阿加迪尔(摩洛哥西南部一座港市)地区,用于出口的所有番茄、豆类和胡椒都在这一质量管理体系下生产,”abc agrobusiness CONSULTING公司农化咨询业务总经理Rachid Derdari说道。为满足出口质量要求,生物农药的需求正在增加,许多生物活性成分已在园艺和柑橘作物上登记。
 
农药监管与登记
 
国家食品卫生安全产品办公室(ONSSA)是摩洛哥的农药监管机构,旨在支持绿色摩洛哥计划的战略方向,该计划的目标是:提高农产品质量;确保食品链上的食品安全;提高农产品的竞争力;通过食品控制和核查系统的效率建立消费者信心。
 
在此背景下,ONSSA负责确保:
• 在国家和边境对植物和动物遗产进行监督和卫生保护
• 从初级产品到最终消费者的食品卫生安全
• 农业投入品(种子,农药,化肥)的登记和控制
• 贯彻与植物检疫和兽医措施有关的法律和政策

与其它国家相比,ONSSA采用的农药登记程序更加清晰,效率更高,比如:
• 登记资料的提交每个月都开放,而在阿尔及利亚每年只有一次提交机会(对于所有农药类别),突尼斯是每个类别每年有一次提交机会。
• 登记过程最长耗时3年。
• 登记的其他方面也非常清晰(如更改品牌名称,更改供应商的名称,或更新登记等),在阿尔及利亚和突尼斯,许多过程是不可能做到的,例如品牌名的变更会被视为新登记。

简单来说,摩洛哥的农药登记分为以下四个步骤:
• 提交电子版登记文件和印刷版的信件和官方文件,登记文件必须包括与制剂有关的所有毒理学和理化研究。
• 在ONSSA允许评估存放文件后,需要做生测试验,测试需由全球公认的私营公司如Eurofins和其他公司来做。
• 完成ONSSA要求的其他研究或信息的文件填写。
• 等待一年4次的登记委员会的审批。

应该注意的是,ONSSA实施的系统确保了文件后续工作的透明度。实际上,每个存放的文件都有一个虚拟登记号,这个号码是根据月份和年份以及受理顺序编制的,这使公司能够了解登记委员会的审批进展,以及其产品的确切批准日期。
 
市场趋势和前景
 
Rachid Derdari认为,根据摩洛哥外汇管理局的统计,农药产品的进口还保持着一定的增速。摩洛哥正朝着更少使用有机磷化合物和更多使用植物源产品的方向发展,这些产品更有效,更环保。
 
 
苏丹拥有丰富的农业资源,可用耕地面积约为5600万公顷,已用耕地面积约为1700万公顷(约占总耕地面积的30%)。苏丹拥有尼罗河205亿立方米的水资源使用份额,每年降雨总量约为4000亿立方米,而地下水约为40亿立方米。农业占苏丹国内生产总值的35%左右,苏丹70%以上的人口直接参与农业。主要农作物包括:高粱(蜀黍)、芝麻、花生、小米、小麦、棉花、阿拉伯树胶、向日葵和牧草。牛,绵羊,山羊和骆驼等动物总数超过1亿头。
 
苏丹的农用化学品市场分为两个部分:招标和私营企业。政府签发的农药交易许可证数量超过50个,年度市场规模估计约为4300万美元。市场上的主导公司主要是跨国公司,包括先正达、巴斯夫、纽发姆、UPL、拜耳等,近10年印度和中国的非专利农药企业也逐渐在市场上活跃起来。
 
在苏丹市场上常用的农药如表4所示。“生物农药在苏丹不流行,不过最近有一些产品获得了登记:苏云金芽孢杆菌和巨大芽孢杆菌,”CTC Agrochemicals Company公司总经理Khalid Abdellatif告诉笔者。
 
表4 苏丹市场上常用的农药产品

农药监管与登记
 
苏丹的农药进口和登记由联邦农业部下属的国家农药委员会(NPC)管理,其任务是管理农药的引进和使用。苏丹的农药登记需要遵循许多步骤,包括:
· 实验使用许可申请(EUP)。
· 苏丹国家农科院(ARC)对产品的测试和评估。根据活性成分,目标害虫和作物的性质,按规定年限进行测试和评估。实验的持续时间和所需费用由ARC建议的法规和条件管理。
· 商业登记建议书。测试和评估结果将提交给ARC的有害生物和疾病委员会,以推荐用于商业登记的新产品。
· 商业登记通常在委员会批准了商业登记建议书之后由NPC最终批准。一旦完成,该产品将有资格进入该国家用于商业用途,整个过程需要2-3年。
 
苏丹的农业经历了从传统模式向现代农业技术明显转变的过程,目前所有农业系统中农药的使用率都在增加,预计到2025年市场规模将达到7500万美元。
 
 
在阿尔及利亚和突尼斯,农化产品的分销网络以本土企业为基础,跨国公司没有实施直销。这些国家的主要市场特征是登记过程简单,中国和土耳其供应的非专利产品比较流行。
 
阿尔及利亚是一个新兴市场,但是登记过程需要很长时间,并且需要法语文档。阿尔及利亚对实验室资质没有要求,因此,即使活性成分的选择和供应有限,市场上也存在许多非专利产品。突尼斯市场潜力较小,登记过程与摩洛哥相似,但需要更多时间。
图2 阿尔及利亚农药使用情况
 
DEKACHIM公司的Yacine Balaska告诉笔者,阿尔及利亚的农民对生物农药知之甚少,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不知道阿维菌素和甲维盐是生物农药。
 
在阿尔及利亚登记农药的合规文件不是很困难,不需要由有认证的实验室提供。该文件包含的数据包括:对产品理化特性的研究;毒理学和生物学研究;产品安全表;5个原材料样本;5个成品样品。获得登记通常需要2年时间。
 
Balaska说:“在阿尔及利亚,随着石油价格的下跌,许多人转向投资农业。此外,政府鼓励公民重新务农,在农业投入品(如种子,肥料,灌溉设备)以及阿尔及利亚南部土地的开发等方面提供补贴。”
 
北非农化市场展望
 
北非农化市场虽然方兴未艾,但各种积极因素决定了这一市场的发展前景可期。例如:由于劳动力资源丰富以及拥有具有卓越经验的技术人员,新的大型国家或国际生产项目在不断诞生和实施;当地市场传统的农业系统正在逐渐转换为以出口为目的的高附加值项目;各国政府实施的农业发展计划为2030年的农业发展提供了战略保障。摩洛哥的绿色摩洛哥计划和突尼斯的本土产品计划都是很好的例子。
 
总结来说,出口市场的演变非常引人注目,将驱动农民寻求使用更低毒性和更少残留的农药,在这种背景下,生物农药的未来也很光明。

公司介绍
 
CAM FOR AGROCHEMICALS公司成立于1998年,是农业杀虫剂和植物生长调节剂生产和销售领域的领先公司。公司总部设在埃及开罗,工厂位于新努巴里亚市。公司从最开始就将向埃及市场供应符合市场要求的高质量产品作为第一愿景。

Tel: +20237622023 
Website: www.camagro.net
StarChem Industrial Chemicals 是Shoura Group的子公司。Shoura Group是埃及领先的农用化学品公司,拥有58年农业领域的经验。公司拥有四个农药工厂,年销售额6000万美元左右,自2010年起就稳坐埃及农化公司排名的第一位。Shoura目前是领先的跨国公司的主要经销商和代表,代理200多种产品,涵盖农药、化肥、工业化学品和生长调节剂。公司的口号是“农民的伙伴”,公司的唯一使命是接触埃及的每一位农民,并为他提供最好的知识和支持。
 
Tel: +2035393111222 
Chema Industries 于1995年建立了工厂,负责配制和分装农用化学品和公共卫生产品。工厂拥有ISO 9001-14001-18001认证,拥有约154种农药和化肥产品。Chema在埃及、摩洛哥、肯尼亚、尼日利亚、埃塞俄比亚、沙特阿拉伯、阿曼、苏丹和也门等许多国家拓展业务。
 
Tel: +2 01003351411 
ABC Agrobusiness Consulting 是农业行业领先的咨询公司,帮助众多跨国公司在非洲市场实现增长和利润最大化。公司的主要服务包括:
监管协助:文件评估;文件申请;试验;进程跟进。公司与现有合作伙伴保持100%的监管协助成功率记录。
匹配服务:abc帮助客户找到最佳经销商(从公司规模,技术和销售团队评估),具体取决于产品和潜在客户开发产品的能力。公司在摩洛哥,阿尔及利亚,突尼斯和西非国家都有合作伙伴。
市场研究和行业情报:abc为客户提供切实,准确和果断的数据解释,为客户做出决策提供支持。
  
Tel: +212 (0) 661 292903
CTC Agrochemicals Company成立于1956年,是苏丹第一家从事作物保护业务的私营公司,业务涵盖农药、肥料、种子和药械。公司始终坚信自己有责任通过开发相关技术来帮助苏丹改善农业实践,为实现这一目标,公司在主要农业区建立了若干技术转化中心,用于向苏丹农业社区演示和转化最佳农业实践。如今,CTC公司大约可以满足当地30%的农用化学品需求。公司在该领域的各个方面都有专家,并辅以完善的工具和服务,指导农民正确用药和进行作物病虫害管理。
 
Tel: + 249 187 012 100
DEKACHIM 是阿尔及利亚一家专门从事农药制剂加工的企业,拥有超过25年的经验。公司的农化产品和公共卫生产品种类繁多,均满足最严格的质量要求。公司的生产部门拥有制剂领域最新一代的设备以及经过良好培训的团队。公司的企业理念是:担当、创造和创新。
 
Tel: (00213) 23 32 56 08 
 
如果您对北非市场信息和该区域的公司感兴趣,请联系我们获取更多信息。
 
谢雪凤
christina@agropages.com
+86 571 87240039
 
该文章首刊于AgroPages世界农化网最新出版的《2019市场纵览》杂志,欢迎下载电子版杂志阅读更多文章。
 
 2019市场纵览

AgroPages世界农化网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权!

世界农化网

图片 0/1200

热门资讯

热门话题

产品名称:
公司名称:
产品简介:
链接地址:
订阅 评论

订阅 

订阅Email: *
姓名:
手机号码:  

订阅世界农化网的每日电子邮件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