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Searchuser

2018年登记产品数量近6年最多 特色小宗作物用农药登记数量增长较快 qrcode

2019-06-06

作者:白小宁、高万林、袁善奎,等

2018年,随着《农药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的贯彻实施,强化了农药风险管理,使绿色发展理念不断深入。农药登记是农药产品进入市场的重要关口,因而登记农药产品结构的变化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农药产业发展的趋势和现状。本文总结和分析了2018年度及近年农药登记基本情况和主要特点,以为农药产品的研发和登记管理者提供参考。
 
登记总体情况
 
按照《条例》要求,已取消临时登记,现在我国已登记的农药全部为正式登记。截至2018年12月31日,在有效登记状态的农药有效成分达到689个,产品41514个,其中大田用农药38920个,卫生用农药2594个。2013年至2018年,农药登记数量以年均6.90%的速度增加(见图1)。
 
 
2018年是近6年登记数量最多的一年(见图2),共登记了农药4515个,其中大田用农药4326个、卫生用农药189个。2018年登记数量与2017年比增加了16.2%,这主要与新《条例》实施有关。
 
登记特点分析
 
1. 微毒/低毒农药持续增加
    
从农药毒性级别看,近年登记的农药产品结构在悄然改变,每年微毒和低毒农药登记数量占当年农药登记总量的比值在稳步上升(近6年从78.3%上升到84.3%),年均增长率为1.49%(见图3),相应每年的中等毒、高毒和剧毒农药登记数量占当年农药登记总量的比值在逐渐下降。
 
每年微毒和低毒农药登记数量占本年度新增登记数量的比值已持续6年维持在90%以上(年平均值为93%)。而6年来在每年新农药登记中,微毒/低毒农药数量占本年度新农药登记数量比的年平均值为96.4%,其中3年已达到了100%(见图4)。以上体现了我国登记的高毒农药数量在减少,低毒农药在显著增加。随着《条例》和配套规章的实施,将会加快对高毒、高残留、高环境风险农药的替代和管理,确保农药的安全性,推进农业绿色发展。
 
2. 环境友好剂型快速提升
    
近年来,我国登记农药环保型剂型的数量在快速上升,剂型优化趋势显著,降低了对人畜和环境的影响。从登记产品剂型看,虽然每年乳油登记数量始终处于领先位置,但其占当年产品登记总量的比值却始终呈下滑趋势,年均下降率为6.11%,可湿性粉剂的年均下降率为3.82%,而悬浮剂、水分散粒剂和可分散油悬浮剂的比值在持续上升,年均增长率分别为12.1%、9.20%、23.2%(见图5)。
 
 
各主要剂型登记数量分别占本年度新增产品登记数量的比值(见图6)。
 
需要关注的是,每年各主要剂型登记数量分别占本年度新增产品登记数量的比值变化差异较大,其中悬浮剂的登记数量占本年度新增产品登记数量的比值上升最快,自2013年起就已名列前茅,其2018年的占比与2013年相比增加了68.1%;可分散油悬浮剂的增长显著,年均增长率为30.8%,其2018年的占比与2013年相比增加了283%;水分散粒剂下降平缓;而乳油登记数量占本年度产品登记数量的比值下降明显,年均下降率为15.1%,其2018年的占比与2013年相比下降了55.8%,位居第6;可湿性粉剂的年均下降率为14.5%。
    
在每年登记的新农药中环境友好剂型的种类增多, 除悬浮剂、悬浮种衣剂、微囊悬浮剂等大宗剂型外,还有挥散芯等剂型。
 
3. 三大类农药登记量占年度新增量的比值趋于平均
    
从农药的用途类别看,虽然每年杀虫剂登记数量一直处在领先地位,但其与当年农药登记总量的比值却呈现下降趋势,而除草剂、杀菌剂的比值在缓慢上升,此情况与发达国家基本类似。
   
2016年起,杀虫剂(包括卫生用农药)登记数量占本年度新增农药登记数量的比值改变了原来处于领先地位的局面,并逐年降低。2017年起除草剂稳居第一(6年的年均增长率为6.15%),其他二者紧跟其后(见图7),但杀虫剂、杀菌剂和除草剂三大类农药登记数量占本年度新增农药登记数量的比值逐渐趋于平均化(见图8),反映出我国正在朝着多种类农药方向发展。
 
每年卫生用农药登记数量占本年度新增登记数量的比值明显下降(见图9),年均下降率为13.6%,2018年占比与2013年相比下降51.9%。
 
4. 生物源农药增长显著
    
在2017年实施的《农药登记资料要求》(简称《要求》)中,没有明确生物源农药或生物农药的定义,但按照农药来源可分为化学农药、生物化学农药、微生物农药、植物源农药,其中后面3类属于生物源农药。另外,农用抗生素是通过微生物发酵生产的,也属于生物源农药,但在登记资料要求方面基本等同于化学农药。经初步统计分析,我国的生物源农药登记数量增加显著,生物源农药正在蓬勃发展。
 
2018年在有效登记状态的生物源农药的有效成分有115个,产品4790个(不排除个别历史遗留等问题的影响)。4年来其有效成分的年均增长率为4.62%,产品的年均增长率为10.2%,尤其是2018年农用抗生素的登记数量同比2017年增长了34.8%(见图10、11)。
 
近6年来,在每年登记的新农药品种中,生物源农药品种的占比一直稳步上升(除2018年外),年均增长率为33.8%。2017年的新增生物源农药品种首次超过新增化学农药品种,2018年首次登记卫生用的新生物化学农药。另外,原药/母药与制剂同时登记的生物源农药品种越来越多,2018年这类农药在新农药品种数量的占比为81.8%,其6年的年均增长率为5.30%,总体处于上升趋势(见图13)。这与FAO/WHO用于保护植物和公共卫生的生物农药登记指南要求相似。
 
5. 我国农药的制造水平在提高
    
新《条例》鼓励和支持研制、生产、使用安全、高效、经济的农药,为低风险农药发展创造了良好机遇。在此形势下我国的制造和研发农药及专利产品随之增多。2018年国内企业申请登记的新农药品种数量占本年度新农药数量的81.8%,且与2017年相比提高了15.9%,6年的年均增长率为3.64%(见图14),这标志着我国农药的制造和研发的水平在提高。
 
而境外企业登记的新农药大都具有作用机制新颖、与现有要求无交互抗性、低残留或对环境影响小等特点,在农药领域中具有一定的引领作用。
    
随着新农药的增加,高效、低风险农药将在市场中逐步改进品种结构,成为农药发展主流。
    
6. 特色小宗作物用农药登记数量增长较快
    
国际上一般认定因农药的使用量有限,生产企业不愿主动开展农药登记的作物属于小宗作物范畴。而近年 随着农业产业结构调整和产业扶贫工作的推进,我国特色小宗作物集约化、规模化的发展迅速,并具有高附加值、高效益等特点。
    
目前,我国已启动加快特色小宗特色作物用药的登记,并先后有以下作物在防治病虫草害等方面取得了农药产品登记,具体包括:杂豆类的绿豆、红小豆等;蔬菜类的豆角、冬瓜、节瓜、西葫芦、芥蓝、莴笋、小油菜、菜心、菜苔、菜瓜、芋头、山药、洋葱、小葱等,食用菌类的平菇、蘑菇等,水果类的杏、樱桃、椰子、脐橙、猕猴桃、龙眼、枇杷、沙棘,药用植物的白术、贝母、地黄、铁皮石斛、三七等,饮料类的杭白菊、咖啡豆等,调味类的胡椒等,坚果类的山核桃、榛子等;花卉类的兰花等,观赏类的麦冬,经济作物麻类的红麻、黄麻、亚麻、剑麻等,林木类的槐树、桉树、女贞、金叶女贞等。
    
截至2018年11月底,本年度共批准了特色小宗作物登记的农药产品1400多个,比2017年增加了200多个产品,使杨梅、人参、冬枣等部分特色小宗作物用药短缺问题得到初步缓解。    
 
小 结
 
虽然我国农药登记管理起步较晚,但经过30多年的努力,已基本建立了相对完善的农药登记管理制度。随着《条例》和规章制度的实施,农药风险评估与管理工作将全面启航。从2018年和近年登记农药的结构来看,安全、环保的农药品种和剂型,以及生物源农药数量都有显著增加,并将开展药效试验和残留试验的群组管理,推进特色小宗作物的登记步伐。
    
《条例》提高了农药安全性管理的门槛,登记资料要求也相应增加,尤其体现在化学农药的慢性毒性、代谢物的鉴别及毒性、残留的植物中代谢等,其试验周期长,成本高,因此在短时间内新农药品种增加速度会有所放缓;在制剂研发方面,由于试验成本增加和风险评估要求的提高,企业会慎重筛选配方和助剂的选择,使环保型、低风险的产品在未来会呈现良好增长势头,从政策和技术上引领农药行业朝着有利于人畜健康和环境安全的绿色方向发展,推进农药减量增效,逐渐改善着我国农药的供给侧结构。而生物农药登记大多可减免慢性毒性、残留和环境归趋等试验,相对投入成本偏低,且《要求》允许微生物农药、植物源农药、生物化学农药等通过增加试验点数在1年内完成田间药效试验,缩短试验周期,以及化学农药减量替代行动和国家质量兴农战略等需要,生物农药在短期内可能会出现上升趋势,将有越来越多的化学农药企业加入到生物农药的研发和生产推广的队伍中。
    
需要指出,数据是统计分析和制定发展策略的基础,是农药信息化管理平台的基本元素。为此,要加强规范数据库的术语和词条的设定、录入,也便于监督和公正,提高农药数字化建设的科技水平,向着标准化方向迈进。
 

 

来源: 《农药》
世界农化网

图片 0/1200

热门资讯

热门话题

产品名称:
公司名称:
产品简介:
链接地址:
订阅 评论

订阅 

订阅Email: *
姓名:
手机号码:  

订阅世界农化网的每日电子邮件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