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康

登记咨询顾问,曾工作于中国极地研究中心、先正达、永农,现上海丛山咨询技术总监。邮箱:705478130@qq.com, Skype:chriskangwu
    如何理解巴西Anvisa RDC 184/17 clone法规
     
    昨天和朋友聊天谈到巴西国家卫生监督局(Anvisa )2017年10月 RDC 184/17 clone法规,此法规也算Anvisa在内部外部压力之下为了加快评审放的一个大招,分享我的理解如下:
     
    1. 184官方说法叫simplified procedure,原登记叫Matrix,Clone分level 1-4;
    2. 过去通常说的clone登记依然存在,只是不走184 simplified procedure,时间快不了;
    3. 184覆盖范围:登记、登记变更、原药、制剂的毒理评审;重要的事情再说一遍:184只是管毒理评审的!!!
    4. 原药clone走184可能快不了,phase 1评审是MAPA,IBAMA在做,184只管毒理评审!!!
    5. 制剂clone可因为184大大加快,但凡事都有代价,clone level 1-4是子登记,严重依附和取决于母登记Matrix;
    6. 184 simplified procedure要走Anvisa SIPTOX的在线申请系统,这个对申请和Anvisa管理都是一个进步;
    7. 原药phase II评审要不要走184程序?这是一个坑,目前我的看法不用,phase II评审本身速度不慢
     
    简言之,用好184,一张制剂证可以快速clone多个制剂品牌,自己用、送客户都好,以后一套制剂资料一开始就申请三个制剂登记的做法或许会减少。

    加快原药登记评审的方法
     
    9月某日玉溪到昆明高速上开着神州租车小别克感受彩云之南的色彩,同行朋友问,为啥要去欧盟做原药等同而不去美国,为啥美国一登记就讲data compensation而欧盟讲task force,话题由此展开,到长水机场也没刹住。
     
    农药登记评审和再评审,欧盟美国有完整体系和能力,1107/2009至今近10年,大批农药完成再评审,RAR(Renewal Assessment Report)评审意见不再像过去DAR那样风平浪静,致癌遗传生殖、PBT、内分泌、这些critical criteria残酷淘汰掉一大批好药:草铵膦、敌草快、氟环唑(话说欧盟可用的灭生性除草剂不多了,必须力挺草甘膦);新烟碱倒在蜜蜂毒性之下;丙硫菌唑,我一直惦记着欧盟对其水生生物毒性的concern,打药得离水塘远点儿,没成想,这回欧盟RAR,丙硫倒考得不错,(生态)毒性各方面评估OK。
     
    回到巴西这点事儿,不知最近哪年开始,Anvisa phase II评审跟上了Sanco 10597的高冷节奏,不再一上来就是acute 6 + muta 2,而是QSAR and Ames + (其它)的tiered approach,micronucleus也快in-vivo改in-vitro了,联想到国内农药登记新政,嗯,大家都在进步中,但是巴西登记的痛点还在那张1000多行的PTE原药排队表格,加快原药登记有啥好办法呢???我的想法如下:
     
    1.  Manufacturer Inclusion,要想农药卖巴西,首先考虑加source,source,source!!!做巴西生意别等着自主登记;
    2.  搭便车,这个流行有五六年了,既然是搭车,毕竟要看司机脸色,找个靠谱的,别找心眼儿多的;
    3.  Priority List,这个方法高大上但首先是讲制剂,原药嘛,也不是不行,但水平要够,得分析病虫草害,寻求农产品协会帮助,最好还有制剂创新,要不然,市场已经有3个相同制剂产品了,咋好意思再问政府要priority呢?
    4.  MAPA CTA 2018年有新政策,逻辑有点像上面所谈到的Anvisa RDC 184/17,但再重复三遍这是CTA,CTA,CTA,不是Anvisa,IBAMA。现在刚过半年,此招效果还有待实践检验……
    5.  最后一个大招也是最新出炉消息,没有红头文件,但最近MAPA把一个有效成分,不管哪个source,全提出来评审了。这波操作666,但暂且不算常规操作,let’s wait and check it out...
     
    客户与竞争
     
    先按嫌贫爱富原则对巴西客户划分如表一
     
    表1
     
    以草铵膦为例,现有登记3个,PTE排队37个如表二
     
    表2
     
    表二代入表一求得表三如下,绿色是已有产品上市三家公司,黄色是PTE排队公司,
     
    表3
     
    几点看法:
    1.  草铵膦是非专利登记热门产品,但似乎不在Nufarm/Ihara/Albaugh/Helm产品篮子中;
    2.  未来会有很多制剂证,加source好机会,有PTE再加source更有优势;
    3.  目标市场和作物要找清楚,burn down/post harvest desiccation/overtop还是行间除草?大豆、玉米、棉花还是果园?
    4.  竞争是残酷的,表格最右列可见众多中国厂商、贸易商、印度公司申请登记。要活下来,供应端需要强大的制造能力,市场方面有待使用方法、作物、剂型上的创新。设想,市场上已经有20个常规200g/L品牌,再多做一个,怎么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