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展才

男,1976生,台湾大学农学博士、博士后研究员。长年研究和经营高效肥料、微生物资材、有机农法等,目前为马来西亚Greenfeed Agro公司大中华区技术和销售总监。
LISA最早由美国农业部于1970年代提出,强调的是一种种养混合的模式,发展至今,和中国直观上对低投入化肥、农药等的认知有一定的差距。中国式诠释的LISA,除了低投入之外,更强调的是增效增收,并不影响环境土地。因此, LISA可看作是个大母集,有机农业、安全农业、绿色农业、无公害农业等等都是不同LISA表现程度下的子集。

本文访问的法兹教授(Mohd Fauzi Ramlan)为马来西亚人,1960年出生于马来西亚柔佛州哥打丁宜,马来西亚农大毕业,英国约克大学(University of York)生物学博士,曾任马来西亚高等教育司司长,现任马来西亚农业大学校长、哈萨克斯坦国立农业大学荣誉教授、贵州大学客座教授、华南农大访问学者。专长植物生理、作物科学。目前研究主题为高效农业、可持续农业实践化。为马来西亚低投入可持续农业(Low Input Sustainable Agriculture)创始人和推动人。目前也为马来西亚绿丰农业(Greenfeed Agro)科技顾问。今年3月份,法兹教授受邀出席上海CAC 2018新型肥料展并发表主题演讲。本文乃针对相关内容和法兹教授进行更深入的了解LISA内涵,在实践和情报交流等工作方面,法兹教授也期待更多中国的科研单位、农业单位、农民团体、企业组织等加入,一同实践LISA理念。以下访问内容以英文进行再经由笔者整理并翻译。(吴: 吴展才; 法: 法兹教授)。
 
吴: 您是如何和LISA理念结缘并从事相关研究?
 
法: 低投入省工农业自1980年代末就在作物生产上大力推行,我也认为很多的农户和农事从业人也都对精准农业不陌生,但是对‘可持续发展’一词的接受度不是非常的广泛。在粮食和作物的生产上,我们已从自给自足提升到经济层面的,需要靠它来挣钱。在这个过程中,环境的议题包括甲烷气温室效益、河川硝化、地力退化等问题层出不穷,加上过多的农药使用,更加速了农产品走向危机,我们的粮食生产已不再安全。有了这样的觉悟,环境的保育尤其是土壤肥力问题变成主要的议题,我们必需停止过量的施肥,但粮食的增产不能减少,也因此,高效率的缓释肥料是突破现状的最佳良方。不管是农户还是研究人员,目前对‘可持续发展’也都有了前所未有的共同体认,在LISA理念当中,农药、肥料的投入复降到最低且得到最适量的产出,必须加以强调的是,我们不是追求最高产出,而是最适量的产出,这点很重要。我主要研究的领域是植物生理,虽然是比较基础性的科学,但是我接触各种种植问题,方方面面都指向了农业和环境密不可分的关系,因此,近年来我投入LISA理念,希望从政策面影响和带动行动面,来改善农业环境。
 
吴: 目前LISA在马来西亚的实践情况如何?

法: 诚如前面所说的,工具的选择直接和农户执行LISA的成效有很大的关联,毕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我们以‘大力丸’(一款高效缓释肥料)为工具,这是一款由我们农大和民间企业合作开发的复合肥产品,目前已在马来西亚几个主要的种植大户加以应用。一个个案例也都明确化了此工具不只增产增收,最重要的是降低了成本,在LISA的理念当中,成本是一个推展成败与否的重要前提,在商业化的栽培模式中更是如此,成本甚至直接决定了理念能否被推动起来,那是非常现实的。在马来西亚的一些大型种植基地(这里主要是以油棕园),牲畜好比牛、羊的种养混合模式也为土地带来了一定的效益,这点我们可以从土地当量比(LER)增加至1以上的成果得到验证 (土地当量比率大于1,即混合种养比各别单独种养的效率更高)。在水稻的水田中混养鸭子也是一种达成生物防控病虫的有效方式,达到减少农药的使用。在我们目前的其中一个研究,也是研究鱼和水稻的共生效益。(笔者和教授交流补充,在中国许多的山区的水稻种植即为稻鱼混养,而莲藕也常常和虾鱼混养)。这些的模式也都是LISA在执行面可行的,也都直接对环境友善并真正做到可持续性发展,是良好农业规范(GAP, Good Agricultural Practices)的一环。
 
吴: 中国农业发展和LISA的关联性?
 
法: 中国的粮食生产上一直是全球主要的基地,作为全球人口、粮食和农业最重要的国家,可持续发展是唯一的路径。但是在工业化带来的后果,二氧化碳排放、温室气体的污染也带来一定的环境问题,相类似的问题包括土壤重金属的污染,尤其是铜、铝、铁等的累积成大问题。中国政府在这方面目前也采取了很多积极的措施,包括农药和肥料减量、增加有机肥使用等的政策,都意图挽救土壤地力。这些都是LISA的一环,且解决的不只农业现况,也是为了下来的千秋万代,这点我相信中国政府和百姓都很清楚。
 
吴: 中国方面参与LISA联盟的角色和定位如何?
 
法: 在历史的定位中,中国的丝路贸易一直以来和东南亚、中东和东欧产生联结,在LISA的工作中,同样也也可以经由整合大学和研究体系上面,来和包括马来西亚、缅甸、土耳其等国的单位来接壤,并发挥中国LISA实践在热带,温带作物的宝贵经验。我们目前LISA布局,是寻找有相同理念的参与方,诚如我们早期和土耳其合作的MEVLANA 计划,是一个在技术、研究人员等交换的平台。同样的,LISA联盟也可以在农户、农民组织、研究单位在各参与方之间作交换、交流。目前我们已和缅甸CTUM(农业劳工职业总会)、哈萨克斯坦农大、土耳其的大学、新西兰、印度尼西亚的企业签署加入,且和中国农大、贵大、华南农大,台大,民间企业洽谈合作加入平台。过去我参与了各类型的会议和研讨会的体会是,即便曾是冥顽不灵的老农,目前在生产上面临了问题,也不得不接受新思维的重要性,而开始有转变。这是知识共享、情报共有的新农业时代,现在开始永远不会晚。
 
 
法兹教授参加CAC 2018一带一路演讲

AgroPages世界农化网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