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全球最大的杀菌剂消费国 巴西大豆锈病为何面临“无药可用”的困境?  世界农化网中文网报道:近年,巴西农业面临严重的杀菌剂抗性问题,比如大豆受到亚洲锈病的侵害长达二十年。作为全球最大的油菜籽出口国,巴西在种植油菜过程中使用了大量杀菌剂。为了对抗亚洲锈病和其它感染作物的病害,巴西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杀菌剂消费国。去年巴西在杀菌剂消费额达32亿美元,是10年前的3倍。巴西植保产品行业联盟(Sindiveg)通过调研据包含先正达、拜耳和巴斯夫等农化行业巨头,得出结论称,巴西去年近56%的杀(真)菌剂用在了大豆上,10%的杀菌剂用于玉米,9.6%的杀菌剂用于甘蔗。
 
然而Rabobank调查结果显示,杀菌剂施用后一半的时间几乎没有存在药效,因此农民不得不加大用药量,导致病菌对杀菌剂的抗性越来越强,但大豆、油菜产量依旧下降。去年,南里约热内卢州Tupancireta的农民Rafael Fontana防治其500公顷作物病害费用上涨。尽管使用了5次杀菌剂,大豆仍比应有产量下降10%。他说:“病害感染后发展很快,且很难控制。一直到第三次用药,病情才有所好转,但之后该病害并未彻底根除。”
 
亚洲锈病容易在温暖潮湿的气候中爆发,病害会损伤叶片,最终杀死作物,造成的高达80%的产量损失。几十年以来,该疫病在全球传播,大约在2001年侵入南美洲。温度通常在零度以上的南美温带地区,鲜有控制疫病的自然条件,该地区降水和风力等自然因素也给病菌扩散的防控造成阻碍。在每个种植季种植两种作物或者基本全年种植大豆的国家,例如巴拉圭和玻利维亚,种植密度高,疫病问题更多。
 
巴西农业研究公司的一项调查表明,控制亚洲锈病蔓延的杀菌剂药效下降。农民被迫增加用药量,因此提高了生产成本,加快了孢子变异,使得疫病对农药的抗性越来越大。巴西农业研究公司研究亚洲大豆锈病的Claudia Godoy说道,“抗性的发展比研究出预防对策的速度快。” Godoy还说道,巴西农民已在今年10月种植本季度的作物,预计大部分将在明年2月和3月收获。本季度的气候条件较一年前更有利于疫病的发展,分析员会对亚洲锈病疫情进行更密切的监控。但是,接下来将面临降水天气,并持续一段时间,这会影响田间劳作以及喷洒杀菌剂。
 
尽管目前,病害问题并未阻碍巴西成为全球牛肉、咖啡、蔗糖和橙汁的供应大国。但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担心,杀菌剂在巴西最主要的作物——大豆上的使用,可能已达到最大限度。
 
里约热内卢的联邦圣玛利亚大学的研究员教授Ricardo Balardin说:“南美洲全年种植大豆,这使得大豆很容易感染该病害。鉴于疫情日益严重,在南美洲有必要将大豆纳入轮作。如果我们停种大豆6个月,疫情会有很大改善。”
 
Godoy表示,目前,巴西大多数利用羧酰替苯胺类(carboxamide)杀菌剂控制疫情,在过去的一年里,病菌对该农药成分的抗性越来越强。Godoy说:“如果病菌对羧酰替苯胺类(carboxamide)杀菌剂产生抗性并传播到整个国家,明年巴西大豆会减产30%。”
 
瑞士先正达巴西地区的市场主管Andre Savino透露,目前没有羧酰替苯胺类(carboxamide)杀菌剂的替代品,未来3-4年内可能不会有新的杀菌剂活性成分上市。
 
德国拜耳巴西地区的杀菌剂研发经理Rogerio Bortolan说道,巴西当局延迟审批新农药通过迟缓,也是行业推出应对疫病措施滞后的一个原因 。今年10月通过的拜耳最新杀菌剂,就经历了健康、环境和农业部门长达十年的评估。
 
 

AgroPages世界农化网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