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DE GROUP

中国农药供应态势紧张 导致巴西农药价格大幅上涨 qrcode

−− 以2,4-D这一品种为例分析

2017-12-25

AgroPages世界农化网独家稿件,禁止转载!

 世界农化网中文网
报道:自2016年12月以来,农药产品价格持续上涨。这是投机事件吗?农药产品价格涨价潮何时能停止?
 
其实,农药产品价格上涨并非单一因素驱使,这些因素促使农药产品价格不断上涨,某些产品涨幅甚至达到100%。巴西农药产品大量依赖中国、印度市场,所以亚洲国家的任何限制条款都会影响巴西农药产品价格。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原药、中间体生产出口国家,相关法规政策会影响生产链,对产品价格的影响不容小视。
 
中国政府环保政策的实施限制甚至关闭了某些地区的农药、中间体生产厂家。生产企业面临的环保压力致使农药产品生产成本提高,基于以上原因,新建工厂无法运营的情况并不罕见。意外事故也是工厂关停的原因之一。12月10日,江苏省一家间二氯苯(苯醚甲环唑、己唑醇、丙环唑中间体)的工厂发生爆炸事故,导致工厂关停。此外,很多公司开始并购,旨在增加互补产品组合,通过合作扩大规模,降低成本,消除竞争,最终导致产品价格升高。
 
目前,运营中的工厂正在全力生产,并且限量供应部分产品,优先为长期合作、信用风险更低的主要客户供货。其中,2,4-D这一产品价格持续走高,供应紧张态势加剧。本文以2,4-D这一产品为例,分析巴西农药产品价格走势。
 
除草剂2,4-D用于防治阔叶杂草,例如牵牛花或五爪金龙、美洲锦地草、黄花稔、吐根酊、苦荬菜等杂草以及一年生雏菊等难以防控的杂草,在美国2,4-D也被登记用于控制水草。该产品自1945年开始作为农业除草剂进行商业化推广,2,4-D属于广谱除草剂,性价比高。对草甘膦抗性杂草、磺酰脲类除草剂(氯嘧磺隆、氯吡嘧磺隆、甲磺隆、烟嘧磺隆)以及咪唑啉酮类除草剂(灭草烟、甲基咪草烟、灭草喹、咪草烟、甲氧咪草烟)抗性杂草具有良好防效,上述原因均使得2,4-D成为巴西地区最常用的除草剂之一。
 
在巴西,第一个商业化的2,4-D产品是市场领先的陶氏益农生产的DMA 806 SL。含有2,4-D这一活性成分的产品多达66个,最常见的制剂产品是806 g/L 2,4-D二甲胺盐;2,4-D与草甘膦和毒莠定的复配产品,这款产品仅用于牧草。今年,巴西农业部通过了陶氏益农另一款产品EnlistDuo的登记。
 
下表列出主要的2,4-D登记持有商及其产品:
登记公司
活性成分
登记产品数量
陶氏益农
2,4-D
5
纽发姆
5
AllierBrasil* 
4
安道麦
3
润丰
3
Nortox
3
陶氏益农
2,4-D + 毒莠定
11
Volcano
4
陶氏益农
2,4-D + 草甘膦
4
                                                来源:巴西农业部
                                                *客户委托的农业咨询公司
 
AllierBrasil咨询公司一项完整的调查报告显示这类除草剂的价格突然上涨,而这些除草剂主要从中国进口。
 
来源:Brazilian Import of Agrochemical Products,2,4-D章节,2016/2017
每月督查:离岸价格、容量、商标名,进口商/出口商、EUP/RET
AllierBrasil咨询公司
 
如果把2017年1月从美国进口2,4-D 806 g/L SL的平均价格作为参考,定为100%,从上表可以看出,该月从阿根廷和中国进口的产品,价格分别高出了56%和29%(离岸价格)。由于除草剂使用的季节限制,2月-5月没有进口该除草剂。6月-9月,仅从中国进口了该产品。6月份的产品进口价格波动更大,价格增幅达到40%-43%。8月和9月的价格涨幅高达47%-57%。10月巴西开始从印度进口进口该产品,10月和11月从印度进口该产品的价格增长29%-37%,而从中国进口的产品价格涨幅超过47%-49%,与之相反的是,美国的产品进口价格降低了5%。
 
从下表2,4-D原药主要进口国的价格走势来看,从美国进口的2,4-D产品,价格呈降低趋势,与其他国家相反。另外,奥地利、澳大利亚和波兰为巴西新增2,4-D产品进口国。


来源:Brazilian Import of Agrochemical Products,2,4-D章节,2016/2017
每月督查:离岸价格、容量、商标名,进口商/出口商、EUP/RET
AllierBrasil咨询公司
 
如果把2016年11月从美国进口2,4-D 97%原药的平均价格作为参考,定为100%,分析2016年11月-2017年11月期间的进口价格,不难看出,进口的大部分产品价格更低。其中,从中国进口的2,4-D原药产品价格低6%-22%,奥地利和印度的产品价格较美国低2%和9%。2017年的11个月中,仅1月从中国的一个进口商进口价格和连续11个月从阿根廷进口的产品价格比参考产品高出2%-8%,通过其它港口运营的价格较参考价格低23%,或者和参考产品的价格相同。2017年7月-9月从美国进口的产品,其价格较参考产品下降9%-10%,阿根廷7-8月进口产品价格较美国高出16%。从中国进口的产品,根据进口商/出口商的不同,价格差异很大,最多比参考产品的价格低25%。
 
2,4-D不是仅有的价格上涨的进口产品。AllierBrasil咨询公司调查了巴西进口的70多种农药产品,发现大部分进口产品离岸价格均大幅上涨。产品价格上涨直接影响到巴西的分销链,分销商应该重新选择供应商和商业伙伴。据Cropfield/Solus的Anderson Faustino透露,其公司的竞争优势在于与销售渠道和农药生产商的距离更近。
 
如果中国生产商继续涨价,过去几年巴西农业具有的价格优势压力会成为当地分销商必须面临的挑战,库存产品消化将带来更多惊喜。
 

 

我要评论 收藏 打印
邮件分享

图片 0/1200

图片 0/1200

热搜产品

热门资讯

热门话题

产品名称:
公司名称:
产品简介:
链接地址:
订阅 评论

订阅 

订阅Email: *
姓名:
手机号码:  

订阅世界农化网的每日电子邮件提醒.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微信“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联系龙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