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甘膦“不具致癌性”的发现在IARC评估报告中被删除  世界农化网中文网报道:  2017年10月19日, Reuters Investigates (路透社调查报道)发布了一篇调查报道,题为《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从其评估报告中删除了草甘膦“不具致癌性”的发现》 (In glyphosate review, WHO cancer agency edited out “non-carcinogenic” findings)。文章指出,IARC在对全球广受欢迎的除草剂草甘膦进行评估时,对草甘膦评估报告初稿的关键章节做了明显修改和删除。
 
报道指出:
 
•   IARC对报告的修改主要集中在动物实验相关章节。此部分对草甘膦评估结果至关重要。因为,正是基于动物试验的研究,IARC认为有“充足”的证据证明草甘膦致癌。
 
•   IARC删除或编辑了草甘膦评估报告初稿中与其认为该化学品有可能致癌的最终结论有争议的科学发现。例如:
 
-      草甘膦评估报告初稿中多位科学家“未发现草甘膦与实验室动物罹患癌症之间存在关联性” 的科学结论,在最终公布的评估报告中被删除。其中,初稿中引用了一篇来自于美国环保署(EPA)专家的毒理学报告,该报告“坚定地”、“一致地”认为“该化合物”(草甘膦)没有导致研究小鼠生长异常。而在IARC最终公布的评估报告中,这句话被删除了。
 
 
-       在IARC最终公布的评估报告的第3章,路透社对比初稿发现:初稿多处强调”研究得出结论认为草甘膦不具有致癌性” 的评论在最终公布的评估报告中被删除, 并被替换成:“因为综述文章和增补信息中提供的试验数据有限,专家工作组无法对该研究进行评估。”

 

־          此外,路透社还发现了IARC对两项小鼠研究的结论和统计学显著性的改动。这两项研究被IARC引用以得出最终结论,即有“充分”的证据表明草甘膦可致动物癌症。
 
־          其中一处改动是一项1983年的小鼠研究,原始调查人员未发现草甘膦和小鼠癌症间存在统计学显著的相关性。而在IARC最终公布的评估报告中, 却新增了一项全新的统计学分析算法,并将其作为对该研究审核的一部分,得出了统计学显著的结果,从而让结论走向了相反的方向。
 
־          同样是这项1983年的研究,在进一步的讨论中,IARC的最终公开报告提及专家组中的病理学家受托重新分析原始调查人员的工作。在初稿中,这些病理学家“一致”同意原始调查人员的结论,即草甘膦与小鼠体内潜在的癌变前组织生长之间并无相关性。而在IARC的最终报告中, 却删去了这句话。
 
־          在对第二项小鼠研究的审核中,IARC初稿中评论称,一类已知名为血管肉瘤的动物癌症的发生率在雄性和雌性动物中均“不显著”。与之相反,IARC在最终公布的评估报告中,插入了一个对雄性小鼠数据的全新的统计学分析算法,并得出结论称发现了统计学显著性。
 
־          IARC草甘膦最终公布的评估报告与初稿相比,在动物研究章节有10处明显改动。每一处改动显示:凡是否认草甘膦可能导致肿瘤的结论或是被删除,或是被用中性或肯定的结论代替。


 
【背景信息】

草甘膦是什么

草甘膦是全球农业生产中使用最为普遍的一种广谱灭生性除草剂,拥有40年的良好长期安全使用记录,并已经在世界160多个国家得到应用,通过广泛的毒理学试验,全球进行了总数超过300个的独立毒理学研究。
 
全球监管机构肯定草甘膦安全性

包括世界卫生组织(WHO)和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下的农药残留联席会议(JMPR)、美国环境保护署(EPA)、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欧洲化学品管理局(ECHA)、德国联邦风险评估研究所(BfR)、中国农业部药检所(ICAMA)等在内的世界各地的多家监管部门和独立的科研机构均就草甘膦的安全性进行过评估,得出一致的科学评估意见,即:按标签说明使用草甘膦是安全的, 不会给人类健康带来任何不合常理的风险。
 
2017年3月欧洲化学品管理局(ECHA)风险评估委员会(RAC)在其官网公布“草甘膦不致癌”的评估结论后,全球其他权威评估结构也相继重申——草甘膦是安全的。
 
2017年4月,加拿大卫生部有害生物管理局(PMRA)在完成了对草甘膦全面、为期多年的再评估后,批准了含有草甘膦的产品继续在加拿大境内进行销售和使用的延续登记申请。PMRA公开了其草甘膦的再评估决议摘要报告:草甘膦不具有遗传毒性,不大可能会给人类带来致癌风险;草甘膦在膳食(食物和饮用水)中的残留量不会给人类带来健康风险。
 
2017年5月,欧盟食品安全风险评估机构——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 在其“草甘膦评估”官方声明中公开表示,草甘膦“不太可能对人类造成致癌危害”,并对ECHA的研究结果表示支持。EFSA是在分析了90000多页科学证据、3300多项经同行评议的研究后得出的上述结论。EFSA在声明中强调:草甘膦的评估采用全面的同行评议程序,该程序依据欧盟对农药的法规要求进行,评估过程细致而全面,并持续了整整3年,涉及来自EFSA的近100名专家和成员国的同等权威人士。
 
IARC对草甘膦的错误评级与全球监管机构大相径庭,审核过程不透明

IARC是唯一一家声称该物质有可能致癌的机构。然而与其他机构相比,IARC关于其审核过程所披露的内容非常少。公众几乎无法了解其审核的细节,比如初稿文档,以及IARC是如何做出最终决议的。路透社此次报道调查的关于动物试验的第3章,是唯一一个不再受法庭保密保护的章节。
 
在路透社提出关于改动的问题后,IARC尚未就改动的问题作出回应,只称初稿是“具有保密性的”,“本质上是审议性的”。该机构在其网站上公布了一则声明,建议参与其工作组的科学家们在IARC范围之外“讨论其决议,不要有任何压力”。为此, 路透社联系了16位曾在IARC专家工作组中进行除草剂评估的科学家,询问他们对这些编辑和删除痕迹的看法。大部分人未作出回应;其中5位科学家称,他们无法回答关于初稿的问题;没有人愿意或是能够回答是谁做出的改动,以及为什么和何时做出的改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