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维菌素属于大环内酯类化合物,主要用途是农用杀虫剂、杀菌剂(线虫)和兽用驱虫药,1985年研发上市后就相当成功。到今天,阿维菌素已经成为被全球公认的生产量和使用量最大的生物农药,在我国杀虫剂品类中也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全球近5年的销量情况:



阿维菌素是一个有30多年应用历史的老品种了,1991年美国默克公司在我国获得临时登记,商品名称害极灭,这是阿维菌素首次在我国登记,距今已经26年了。笔者将阿维菌素划分了三个发展阶段:2007年之前——2007年-2017年——2017年以后。这三个阶段分别代表着阿维菌素发展的不同时期,这三个时期如果用一个词来进行概述,笔者会用贵族、平民、融合,下面让我们一起来看看。
 
贵族阶段(2007年之前):阿维菌素起初主要被看成“贵族药”用于花卉等高端经济作物上,原药价格最高时达到19000元/公斤,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期原药价格曾经达到每公斤1050元(这是在阿维菌素进入中国并工业化生产之后,真应该给中国农药工业点赞),那时候农药制剂企业把阿维菌素当做制剂产品的“味精”使用的,如瑞德丰的起家产品“克蛾宝”就是0.1%阿维菌素+34.9%辛硫磷。
 
这一阶段时间最长(1991年-2006年),是对阿维菌素的认识和开发阶段。
 
阿维菌素 — 高效多效用途广泛,在漫长的贵族阶段,发展史很缓慢的,不同于一般的化学农药,作用机理明确,防治对象在研发阶段就已经搞清了,阿维的作用机理、防治对象是被慢慢发现的,到现在还没有停止使用范围的扩展。在农业和畜牧卫生上都有广泛的应用。
 
首先是农业用途:阿维菌素可用于蔬菜、花卉、柑橘、果树、盆景、棉花等多种作物,并且使用方式多种,可以喷雾、可以灌根,也可以做成颗粒剂撒施,甚至可以做成种衣剂进行种子处理。杀虫谱广,对害虫、螨类均有效,如蚜虫、蓟马、螨类、小菜蛾、菜青虫、斑潜蝇、木虱、线虫等,对抗性害虫防效优异,如小菜蛾、潜叶蛾、红蜘蛛等可兑水稀释喷雾或灌根,防治果树上的蚜虫、叶螨、潜叶蛾、食心虫、梨木虱等多种害虫,也可撒施,施后覆土,灌根防治韭菜迟眼覃蚊幼虫。2000年之后,作物根结线虫发生广泛,局部甚至很严重,尤其是瓜果、蔬菜类作物更是如此,2002年就发现阿维菌素也是杀线虫的特效药剂。尤其是近几年河北威远、河北兴柏等企业对阿维菌素B2a的研究和开发,让阿维菌素系列在线虫防治上具有光明的前景。
 
其次还有在畜牧业、卫生上的应用:阿维菌素是目前世界上最为优良的一类广谱、高效兽用抗寄生虫药,我国从1990年起使用,现已广泛用于兽医,它用量较少、安全度大、用法多样、简单易行、对禽畜体内外寄生虫均有较强的驱杀作用。
 
这一时期的阿维菌素由于推广和应用范围限制,还没有形成强势品牌,其中美国默克公司1991年首次在我国登记阿维菌素,其商品名——害极灭,还有1994年首家国内企业北农奇克农药厂登记了1.8%阿维菌素乳油,商品名爱福丁;这两个产品成为在阿维菌素贵族阶段被广泛认识的品牌。
 
这一时期,阿维菌素因其技术壁垒和盈利能力曾经风光无限,1995年,阿维菌素刚刚在我国生产,出口售价每千克高达3万元左右(国内没有登记,不能销售),1992年,产品在我国上市之初,价格(每千克,下同)高达2.6万元,1997,1998年下滑不大,之后迅速下降到3000元,不过一直到2000年价格还足以让企业有利可图。
 
可随后阿维菌素每年都大规模迅速扩产,出口又不畅通,国内用量有限,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经历了巨幅调整,价格一降再降,2001年价格大幅下滑,跌幅达30% ,2002年跌到了1000~1200元,2003年上半年甚至跌破1000元创出新低,下半年市场出现企稳,但价格也仅仅维持在1000元~1300元间,全年销售均价为1130元,价格大幅下挫,造成大量库存,致使2003年全年、2004年年初很多工厂开工不足甚至停产。
 
在阿维菌素众多生产企业中,因为价格暴跌,大部分厂商已处于亏损状态。发展初期价格的大幅下跌,促使企业不断提高发酵技术,降低生产成本与产品的销售价格,小型、高耗、发酵水平低的企业被迫停产、下马,由此产品进人了一个市场稳定发展的成熟期——平民阶段,阿维菌素在等待一个机会。
 
平民阶段(2007年-2017年):2007年开始阿维菌素发酵的副产品油膏被当作原药销售,并用来调配乳油制剂,制剂的价格一下子降了下来,阿维菌素也真正成为农民用得起的生物农药,同年又正好赶上了以甲胺磷等为代表的高毒农药禁用,阿维一下子就成为水稻等大田作物市场上的主流品种,并走下神坛发展为常规产品。
 
这也是阿维菌素发酵工艺进入中国10年后的快速发展期,阿维菌素等来了快速增长的机会——以甲胺磷为代表的高毒农药禁用。其中2007年-2009年又是阿维菌素在中国乃至世界农药发展中的“黄金三年”,这期间生产技术及规模都获得空前提高和发展,技术日臻完善规模逐渐扩大,阿维菌素生产企业基本在这三年基本就稳定下来了,市场被几个主要原药企业瓜分:
 
10年前的2007年,全国有23家企业登记了原药,主要生产企业有10家,原药产能已过1500吨,这些企业的生产能力从数吨到数百吨不等。
 
10年后的2017年阿维菌素原药登记企业也只有27家,从数量上跟10年前基本没有变化,目前年产能3500吨,实际产量在2500吨左右,比10年前增加1000吨以上,现在阿维菌素原药依然主要出口国外或用于生产甲氨基阿维菌素苯甲酸盐以及作为生产兽用产品的原料,跟10年前没有变化。
 
阿维菌素在这三年(2007-2009年)的快速发展,主要是高毒农药禁用带来的大田市场推广,尤其是在水稻稻纵卷叶螟上的发展机遇。在这一时期出现了很多阿维菌素品牌产品,如蓝锐、全铲、金爱维丁、蓝悦、蓝无敌等,其中X锐或者蓝X的名字最多,那时候去南方水稻市场的零售店每家都有不下10个阿维菌素产品。
 
而影响农药行业产品推广变革的导火线,也正是在这个时间段从阿维菌素产品推广开始的,2007年以威远生化蓝锐为代表的各企业阿维菌素产品试验示范牌在每条乡村公路上都能被看到,成了当时一道亮丽风景。从此农药产品试验示范和观摩会,也成为了农药新产品推广的标配,并且总结发展出农药推广的“三三法”,各企业的主要工作也从渠道转向了农民,产品推广从忽悠转向了体验式营销。
 
阿维菌素在快速发展的黄金时期,已经开始面对强劲对手了,从2008年到2010年号称水稻杀虫剂市场上“四大金刚”的康宽、稻腾、福戈、垄哥等产品陆续投放市场,在强势宣传之下,水稻杀虫市场上的“预防”概念被接受,以“见虫杀虫”为根基,以“杀大龄虫”为特长的阿维菌素市场被迅速挤压。到2012年“四大天王”销量达到高峰,并都成为超过亿元的大品,在水稻两迁害虫发生越来越轻之后,尤其是2013年之后阿维菌素在水稻市场基本上成了配角,5年前风光无限的那些品牌也销声匿迹了,只剩下像蓝锐这样的独苗还在坚持。由于阿维菌素生存空间被一点一点的挤压,残喘的阿维开始由河北威远生化等企业在水稻福寿螺上继续推广,拓展了应用方向,延长了在水稻上的应用,尤其是2013年-2015年阿维在水稻上的应用越来越广泛,成为新的增长点,能够在水稻杀虫剂市场继续占有一席之地。
 
在这一阶段的后期,也就是2015年前后出现了一批笔者称之为新一代”的阿维制剂企业,他们开始在水稻二化螟上推广阿维菌素,并取得了很好的销量。
 
融合阶段(2015年-?):阿维菌素、甲维盐的优势是防治水稻稻纵卷叶螟和二化螟,而在这个领域跨国公司投放的专利产品无疑占据了很大优势,尤其是杜邦的康宽、拜耳的稻腾、先正达的福戈等品种的出现,极大地压缩了阿维菌素等国内相关产品的生存空间。同时2012年阿维菌素油膏禁用,也大大降低了“性价比”,于是阿维开始横向发展:1)扩大应用对象,如水稻福寿螺、蔬菜等的线虫;2)用于复配登记,这是在这一阶段最明显的特点——阿维菌素做为复配成分出现,截止2017年6月1日阿维单剂登记748个,复配登记917个,可见阿维的混配优势非常明显;3)扩展使用方式,如国外开发阿维用于种子处理。
 
阿维菌素目前的主要制剂剂型众多,但依然是以乳油为主导。下面一起分析一下:
 
首先是单剂:登记的产品有748个,在剂型上有乳油、水乳剂、微乳剂悬浮剂、水分散粒剂和可湿性粉剂,分别有多种含量的不同规格,有效成分含量范围为0.2%~10%之间,现在1.8%乳油依然是市场上销售最多的制剂,稳定性良好,常温贮存稳定性2年以上。目前市场上乳油产品多以粘稠型的为主。
 
其次是混剂:登记有917个含阿维菌素的混配产品,混配对象众多,有近100多种杀虫、杀螨剂参与混配。其中,混配最多的依次是高效氯氰菊酯、吡虫琳、毒死蜱、哒螨灵、辛硫磷、杀虫单、Bt、敌敌畏等,而1%阿维•高氯乳油是最早登记的混剂产品。混剂的剂型为乳油、可湿性粉剂、微乳剂、悬浮剂。
 
阿维菌素的包容性,将会在今后5年时间内依然是杀虫、杀螨剂的主要复配成分之一,尤其是在杀螨剂上与螺螨酯、乙螨唑等新型杀螨剂的复配是目前的市场主流,对红蜘蛛的防治起到关键作用,成为主力品种,并且5年之后与氯虫类杀虫剂的复配也并将是各企业关注的重点。  
 
阿维菌素国内市场回顾与分析:对于阿维菌素以往市场状态可简单归纳为一句话,即从暴利到无利可图的发展初期,逐步过渡到目前稳定发展的成熟期。
市场回升, 2016年阿维菌素又重见光明,10月初市场出现价格变动,国内市场出现大幅回升,根据各方面搜集的资料分析,市场从回暖到价格稳中有升有以下几个因素:
 
(1) 种植结构调整后,粮食作物减少,而适合使用阿维菌素的果树、蔬菜等经济作物大幅度上升;尤其是柑橘面积的增长,阿维菌素未来会有更多发展机会,主要是以复配的形式出现在市场上。
 
(2) 我国阿维菌素制剂包括单剂和混剂并没有停滞不前,尤其是混剂扩大了杀虫谱和适宜作物,开拓了阿维菌素需求市场,并且出现了“新一代”阿维菌素制剂企业,如济南中科的透皮阿维,北京华戎10%高含量阿维,威远生化高渗阿维奇绝等。
 
(3) 阿维菌素衍生物的开发和利用:衍生物市场快速发展,如阿维B2,在阿维的结构上进行分子优化等等。
 
阿维菌素是中国农药工业成功的典型产品,它的成功也并不是偶然的,在水稻市场推广阿维菌素10年之际,再说阿维,有其深意。其实在中国农药发展历史中于阿维一样的化合物还有很多——吡虫啉、高效氯氟氰菊酯、毒死蜱、吡蚜酮等等,都是在专利到期后由中国农药工业的开拓者们进行工艺改造,使得成本大大降低,成为目前农业应用的常规品种的。
 
当然,近十年农药的发展,从品牌的角度来看这些化合物品类也都有其品牌代表:
 
阿维菌素——蓝锐
吡虫啉——红太阳
吡蚜酮——神约
毒死蜱——新农宝
高效氯氟氰菊酯——锐宁
 
下一个10年有哪些值得关注的产品呢?嘧菌酯、吡唑醚菌酯、呋虫胺、茚虫威、丙硫菌唑、氟嘧菌酯等等,都是未来10年的热点产品,谁又能够抓住机遇(新农药管理条例)成为这些化合物品类的品牌代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