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前,艾奥瓦州种植玉米和大豆的农民希斯·格劳克(Heath Gerlock)从一些公司那里听到了许多宣传,这些公司主要推销各种感应器和软件,它们可以跟踪燃料消耗、发动机信息、种植、杀虫剂喷洒、施肥等环节的情况,并且生成数据。格劳克原本打算收集的这些数据似乎很有用,但是其价格也让人有一些吃不消:每台设备大约2.5万美元,这么大的一笔投资很难收回。更加糟糕的是,格劳克还不能拥有他自己收集的这些信息。技术供应商会把它们卖给化学公司、设备制造商、基因公司以及化肥生产商。
 
格劳克没有购买,而是决定创建自己的新创企业。他与一位当过农民和工程师的人合作,创办了Farmobile公司,该公司在拖拉机上安装感应器,其价格仅为成本价(1,200美元)的一小部分,对收集来的信息,农民拥有所有权和支配权。格劳克说:“技术公司脱离了农民。”
 
Farmobile公司是最近技术大爆炸的一份子:这次技术浪潮的目标就是农民。2015年,投资者撒下的资金达到了破纪录的27亿美元—据AgFunder公司统计,这是2012年投资额的五倍—投资流向了所谓的农业技术新创企业,它们正在开发新一代机器人、无人机、土壤与作物技术、感应器等产品。自从2013年以来,已经启动了近12个专业化的加速促进项目,而且相关大会已经吸引到Verizon Wireless、三星(Samsung)以及硅谷的风投资本家到场。
 

Farmobile的应用程序实时显示拖拉机、联合收割机或者其他机械设备的行进路径,以及其他的农业数据,比如种植时间、作物产量和湿度,以及发动机信息。
 
但市场供应似乎远远超出了需求。众多的新产品和新服务似乎让小农户们眼花缭乱,这些产品与服务往往与复杂的合同捆绑在一起;它们与现有的设备、软件或者越来越普及的做法并不兼容;而且许诺的解决方案所针对的问题,对种植户而言并不一定会出现。
这种脱节现象也许最终会捅破在一些人眼里的这个农业技术泡沫。“如果继续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它终将破灭。”位于加州萨利纳斯(Salinas)的投资公司及咨询和技术整合商AgTech Insight的CEO阿伦·马根海姆(Aaron Magenheim)说。
 
硅谷的风投公司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Byers在多家农业技术新创企业投入了1亿美元,但其投资的唯一标准是,农民真正购买了这些新创企业的产品或者服务。Kleiner Perkins的合伙人布鲁克·波特(Brook Porter)说,这是一次真正的考验,因为除了一些大规模的种植之外,关注这种新技术的农民并不多。“这样的机遇已经变得过剩了。”他说,“而且我觉得将会有大批的企业倒闭。”

大面积播种
自从2012年以来,对农业技术领域的新创企业的投资已经增加了四倍。下图是投资最多的一些领域。


AgTech Insight公司的马根海姆说,硅谷已经为无人机和卫星技术所倾倒,但农民需要的是更基本的技术。其中就包括更有效的阀门、灌溉技术、跟踪人和设备的应用程序,以及让所有田间地头的书面记录数字化的方法。他们还需要可以显示虫害问题历史情况的软件,发现灌溉系统漏洞的软件,以及监控水井的软件。
 
在技术投资的问题上,农民通常都很谨慎,因为一旦失败就会与大丰收失之交臂,而且一年的收入也将化为乌有。转变发展方向的新创企业已经让一些农民上当受骗,而且给他们留下的是价格昂贵、却一无是处的设备。接下来是易用性的问题(这并不仅仅局限于农业领域),这些技术的安装和维护是一个令人挠头的难题,对农业工人,尤其是对于其中一些连英语都说不好的人而言,技术的复杂程度有时让他们束手无策。
 
“实际上,许多技术大有可为。”加州的葡萄酒家族企业Scheid Vineyards的泰勒·沙伊德(Tyler Scheid)说。“但是也有许多技术的确在农业环境里并不实用。”许多公司向沙伊德展开推销,向他兜售云软件、感应器和无人机。
 
沙伊德说,航拍影像看上去的确不错,但是需要数小时才能够从里面挖掘出有用的信息,而且从中总结出的信息基本上都是农民已经知道的。与此同时,沙伊德还说,受电池寿命的影响,无人机飞行的时间有限,而飞机的航程更远,这也使得对无人机的投资得不偿失。
 
沙伊德说,他想要的是有预见性和可操作性的信息,而不是成堆的数据。因此,Scheid Vineyards公司目前依靠的是行之有效的可靠技术,比如中子探头,这种从20世纪90年代就投入使用的设备可以测量土壤的湿度。
 
对于开发新设备和新服务的公司来说有一则好消息:接受美国农业局(American Farm Bureau)调查的农民中有3/4的人表示,他们有意在未来三年内投资新技术,Silicon Valley AgTech等机构也在联络农民、投资者和新创企业参加各种会议、孵化器和见面会。2016年春天,位于萨利纳斯的加速促进机构Western Growers邀请农民为入驻该园区的新创企业提供建议和反馈。
 
技术领域的企业家们开始倾听。以WaterBit公司的联合创始人马努·皮莱(Manu Pillai)和利夫·查斯坦(Leif Chastaine)为例,2015年他们重新包装了为园丁设计的土壤湿度感应器,并且尝试着向农民推销这一产品。“我当时在想,只要我们一出现,他们就会蜂拥上来,然后我就可以去斐济退休了。”皮莱说。
 
但是,农民们丝毫不为所动,他们已经厌倦了硅谷人士吹嘘的感应器,这些设备在田间地头放置了三周,却一点也不起作用。(事实上,WaterBit公司的感应器在经过测试后便寿终正寝了。)两人重新拿起绘图板,花费更多的时间与农民交流,与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California)的专家们一同测试系统,并且制作了一个更结实的感应器,为它安装软件,这个软件可以根据作物、地点、种植规模和个人需要做个性化定制。现在,这对搭档已经找到了10位愿意在2016年夏天参加试验性测试的农民。皮莱说:“我们不再尝试推销,而是开始提出问题。”